搜狗小说 > 棺山夜行 > 第71章:最后的阻碍

第71章:最后的阻碍

        老嫖被二叔的喊声吓了一跳,赶紧把手缩了回来,然后用手电仔细照看垒砌的石头,看了一会说道:“这他娘的也不像有机关的样子。”

        “这是负重叠石,一旦拿错了,后果你承担不起。”二叔说完看了一眼三儿,两人眼神有个交流。

        虽然他们俩谁都没有说话,但是很明显他们这个眼神似乎已经让对方心领神会了。我不知道他们哪里来的默契,还是二叔的话故意说给三儿听的,反正三儿是懂了二叔的意思。

        三儿来到被石块堵死的口子前,老嫖赶忙让到一旁,孟家的人把手电光都集中在石块那里。三儿仔细的看了看乱七八糟的大小石块,不知道他在找什么,有时手指还时不时的动几下,像是在计数。

        这个口子还没有家里普通的一扇门大,一次也就只能过一个人,说实话我真看不出堵口子的石块有什么奥妙之处,除了石块的大小不一外,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垒砌的乱七八糟,毫无条理可言。不过倒是有一点比较牛逼,就是别看石块垒砌乱七八糟的样子,但却没露出缝隙,石头与石头之间也没有涂抹石灰,这倒算是一个奇特之处。

        三儿从上到下看了有一会,然后才开始动手。他最先拿出来的石块竟然不是从最上面拿下来,而是从右面第三排抽出一块石头。这块石头就是一块条石,长20公分,外面看是什么样里面还是什么样,并不是什么奇形怪状的石头。不过接下来三儿所拿出的石头,可让人看不懂了。

        接下来三儿开始抽出第三排上面的两块石头,这两块石头和第一块抽出来的石头完全不同。这两块石头明显脚重头轻,外面露出来的部分没有里面的部分大,而且石头的长度也要比第一块长很多。

        三儿一直在有条理的抽石头,抽出来十多块的时候,我开始明白这其中的原理,因为我已经看到了垒砌石头后面的东西。

        在垒砌石头的后面有一层蜡纸,是不是蜡纸还看的不是很清晰,但是很明显上面有很厚的一层蜡。虽然外面这层垒砌的石头看似乱七八糟,实则不然,每一块石头都有相应的作用。

        通过三儿抽出来的这些石头不难看出,奥妙就在这些石头上,因为有很多长条的石头几乎都要触碰到蜡纸上,只要稍微不慎拿错一块石头,那么重力就会改变,势必会使某些长石头倾斜,从而划破蜡纸。

        这个原理并不难理解,长条石被短条石压住,使长条石保持平衡,但是一旦抽错石头就会造成长条石向里倾斜,划破蜡纸。其实这个设计是一把双刃剑,实施起来并不容易,因为设计者很容易在垒砌石头时触发机关。

        虽然我还不清楚里面到底是什么机关,但是有点可以肯定蜡纸一旦划破,一定会造成对我们不利的局面。

        三儿的手法越来越快,很快一多半的石头被抽了出来。他抽石头的期间我看了几眼二叔和七师叔,他们似乎都对三儿很有信心,根本没怎么理会三儿抽石头的过程,反倒是在一边和一个孟家的伙计摆弄着一个大水囊。

        难不成这个垒砌石头的设计是慕容家的技术?我内心里感到好奇,当然这不仅仅是好奇,更是一种最合理的解释。想想看如果不是慕容家的技术,那怎么会让三儿来动手,而且在这之前三儿一直没出手。最主要的一点,二叔和七师叔都对三儿有信心,这就说明他们知道三儿能搞定。是什么基于他们这么肯定的信心,唯一的解释就是这机关是慕容家设计的,要知道当年孟家与慕容家是合作的伙伴,他们对彼此的了解绝对不是和我知道的那么简单。

        垒砌的石头被三儿都抽出来以后,里面的情况我们已经看得一清二楚。一个类似气囊很鼓的东西堵在口子里,不知道是里面有大量的黑色气体,还是原本这东西就是黑色的,总之黑黝黝的,外面还涂了厚厚的蜡。

        这时二叔和一个拿着大水囊的伙计过来了,水囊的口被封死了,只留一根细的胶皮管子在外面,管子的另一头是一根粗针头。这针头明显是给猪或是给牛打针用的,看着就觉得屁股疼。可能是小时候我被打针扎疼了,到现在见到针还有点打怵。

        二叔来到口子边上,将身体探进口子里,然后拿水囊的伙计把针头递给二叔。由于口子并不是很大,二叔挡在里面,所以很难看清他是怎么操作的。

        等二叔收回身子,针头已经扎进气囊上方一个多出来部位。要不是针头扎在那里,还真没发现在气囊的上方有一块多余出来的地方。

        二叔让我们不用管了,说是休息十几分钟后就可以进去了。除了那个拿水囊的伙计,一直在口子那里高举水囊,其他人都找地方坐下来休息。

        这期间我故意坐到二叔和七师叔边上,询问二叔我们还要走多久才能到,没想到二叔指了指大石门,说就在里面了。

        听到二叔这个答案,一种苦尽甘来的感觉油然而生,我恨不得立刻就冲进去,我倒要看看这里面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当人迫不及待地想知道一件事情的时候,那种焦急感让人一刻都不能等待。我站起来走到口子前,想看看还要多久能过去,可刚往口子里照看,瞬间让我感觉不可思议。

        只见堵在口子里的气囊变了颜色,不再是黑黝黝的,而是在慢慢变白。这是什么原理我没有搞懂,但我知道这种变化一定是好的,或许二叔就是在等待这种变化。

        我把气囊变白告诉了二叔他们,二叔过来看了看,说比他预想的要快一些,等气囊彻底变白了,我们就可以进去了。

        在等待的时间里,我请教二叔里面的这个气囊是什么机关,二叔告诉我说,气囊里的黑色气体可以瞬间让人休克,严重的可能当场毙命。不过具体是什么气体,他也说不清楚,只知道是几种古代稀有植物的粉末混合而成,水是唯一破解它的办法。

        对于古代人民的制毒技术我是不敢小视?,什么千奇百怪的毒药都有,所以我信二叔所说的这些。

        气囊彻底变白了,二叔让孟家的伙计小心翼翼地把气囊拽了出来。气囊外面的

        蜡已经变得酥脆,刚拽没几下,外面的蜡就开始脱落。

        等气囊彻底拽出来时?,我们才看清它的真容。这个气囊并不大,只有一米多长,看样子像是动物的皮囊,可能是时间太久了,已经严重变形,所以看不出是什么动物的。

        还是二叔和孟家人在前面,?他们通过口子后,我们才进去。

        进入到口子里,我才知道这道大石门的厚度,这道石门足有五米多宽的厚度,怪不得前人要打通这么一个口子,要是等着打开石门再进来,那估计得来一支部队的人马,否则三五十人根本别想拽开这道石门。

        本以为从口子过去就算是彻底到了?,可是没想到,进去后所看到的景象让我大失所望。刚从口子出来,就有一种很强的压抑感,在离口子不足十米远的地方,还有一道石门。这道石门虽然比外面的石门小很多,但是阻隔了我对里面的好奇心,打消了许多的幻想。

        这就像是一个人收到一个箱子装的礼物一样,在打开箱子后里面还是一个箱子,打开里面的箱子后还有箱子,前几次你会觉得好奇,你会迫不及待地想知道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可是随着越来越多的箱子被打开后,你就会觉得无聊,不再像打开第一个箱子那般好奇。

        其实这里现在的处境就是和打开箱子一样,我们经历了太多道石门,好奇已经开始变得乏味,特别是一想到这道石门里面可能还有石门,那真的是无聊至极。

        “我日的,设计这里的人一定是卖门商人,这都多少道门了,金库也不至于弄这么多道门吧。”老嫖一边挖苦门多,一边照看说:“咦!这道门应该能打开。”

        听老嫖说能打开,我迫不及待地问道:“老嫖,你能打开这道石门?”

        老嫖摇了摇头,我骂道:“那你他娘的还说能打开。”

        “我日的,我什么时候说我能打开了,我只是说能打开,又没说是我能打开。”

        老嫖见我没明白跟我解释了一遍,原来这家伙一进来后看到石门,立即左右去照看还有没有通向里面的口子,他没找到口子,所以才说这道石门应该能打开。

        不过细想想老嫖的想法也对,没有其他的口子进去,那就只有从这道石门进去了,毕竟之前这里是进去过人的。

        我不由得向二叔看去,想必他一定知道开启这道石门的方法。

        果然,二叔在石门一侧的石壁旁用手摸着石壁,接着他用力拍打了一下石壁。石门这边立即有一块石头缩了回去,露出一处四方的凹槽。

        我还没明白露出的凹槽是什么,小狼就在一旁把发丘印拿了出来,三儿接过发丘印,二话不说直接把发丘印放到那个凹槽里。

        紧接着传来一阵机关响动的声音,石门缓缓开启。

        “我艹,发丘印竟然是开这道石门的钥匙。”我和老嫖几乎是同时感到惊讶。

        透过石门开启的缝隙,几处的手电光都照射过去,看到里面的样子,我知道我们真的到了。

  https://www.sgxsw.com/sougou/85/85309/4409646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gxsw.com。搜狗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sg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