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狗小说 > 一袭离珞无尘处 > 第七十章

第七十章

  到傍晚时分,我与白鸢等人用了晚饭后在院子里纳凉。濠城的气候有些干燥,虽然靠近南疆,但是气候与南疆差别很大,南疆气候湿润草木丰茂,可是濠城却蔓延黄土,偶有树木绿植,但是相比起南疆来显得很是干燥。

  阿念端了一盘葡萄,我们几人坐在院子里边吃边聊天。阿念的身体已经完全康复了,早间在前厅也只是为了给公孙邬作戏看,这会子没有外人,她一边望嘴里塞着葡萄一边嘀咕。

  “那个公孙邬一看就不是个好人,变脸比番薯还快,还是个趋炎附势的人!”

  “吆,咱们阿念都会看人面相了啊!”白鸢躺在旁边的躺椅上阴阳怪气的打趣她。

  “那是,怎么着也在忠义堂这么多年了,跟着他们总是学到了一些东西!”

  “阿念当初见我的时候可是一眼就看出我们是女扮男装的,可厉害着呢!”

  “是是,我把这茬给忘了,咱们阿念还是厉害的!”白鸢好胜心强,当年被忠义堂众人认出女扮男装的事情一直是她耿耿于怀的事,“不过今天你们两个女扮男装,那公孙邬会不会也认出来。”

  “认出来也没事!”我和阿念异口同声。

  阿念不怕被认出,应该是有什么后手,她见我面露疑惑,便将赵家的大致情况说给我与白鸢听。

  “主子可还记得当初我跟你说过我与哥哥离开赵家的原因?”

  “你们是因为家主与其他叔伯嫌弃你们是庶出,又害怕你们的锻造技术盖过自家孩子!”

  “是的,我与哥哥原本是三房庶出,我父亲是赵家三老爷,我大伯二伯和父亲都是老太爷的嫡出儿子,大伯是赵家那一辈最优秀的锻造师,老太爷想要让大伯继承赵家家主之位,可是大伯痴迷锻造,将成亲的事情一拖再拖,好不容易等到成亲了,老太爷说只要大伯生个儿子就将家主之位传给他,可是大伯连着生了两个女儿。老太爷觉得是因为大伯母的关系生不出儿子,想要让大伯再娶个二房,大伯确是打死都不肯同意,甚至说女儿挺好也不打算要儿子了,所以道后来连个侍妾也没有。”

  “你那大伯还是个专情的主!”白鸢适时的插进来一句。

  “所以你的意思是,如果我们被发现女儿身份,就扮作你大伯家那二位小姐?”

  “正是这个意思!”

  “我很好奇,这和你们兄妹二人被赶出去有什么关系。”

  阿念似乎不没打算说他们兄妹二人的事情,见白鸢问道,回头看了看我,见我也有好奇的样子,于是将其中缘故说了出来。

  “因为我哥哥是赵家正房里的长子。”

  “庶长子?难怪!”白鸢一切洞明的样子,阿念点了点头,对‘庶长子’几个字明显的不喜欢。

  “那有如何,你哥哥很优秀,做了长子可以帮助赵家很多,为什么却被嫌弃!”

  想来是听到我夸赞赵铭远优秀,阿念抬头看了我一眼,眼里是感激的神色。

  “大伯因为生了两个女儿,又因为不肯娶二房跟老太爷的关系越来越僵,而二伯父因为大伯的关系,也被老太爷逼着晚成亲,到了大伯生大姐姐的时候,二伯才刚刚成亲,可是等大姐姐出生不久,我哥哥却抢在了二伯家大哥出生前头。”

  “赵老太爷为了不让老二抢在老大前头生儿子,为什么让你爹先成亲?”

  白鸢望嘴里扔了一颗葡萄囫囵着问道,她说的随意我却为她捏了把冷汗。阿念是庶出,说明她娘本就不是正妻。

  “我爹没有娶我娘。”阿念的声音很小,低着头。“我爹不喜欢被逼着学锻造,就逃出去了,在外面认识我娘,我爹原本不想带我娘回赵家的,若不是我娘因为怀有身孕以死相逼,一直闹到老太爷那里,我们是不可能在赵家降生的。”

  我握住阿念的手,她的手冰凉,我知道让她说这些是掀她的伤疤,阿念不在乎赵府小姐的身份,也不在乎别人对她的冷眼,可她在乎她哥哥赵铭远,她母亲以死相逼她父亲的时候,怀地是赵铭远。

  阿念见我握住她的手,抬头笑着说:“主子我没事,我现在可以很坦然的说这些了,我记得当初你说过,没有人可以看低我,只有我自己可以。”我朝她点点头,她便继续说道:“赵家老太爷不想让赵家血脉在外面流落,才逼着父亲将母亲接近府里。后来,哥哥的锻造天赋越来越突显,老太爷对哥哥的喜爱也日渐增多,这让二伯父一家很不舒服,所以他们就在各种事情上为难哥哥。老太爷喜欢哥哥,可是哥哥庶出的身份在那里,老太爷再喜欢也不会拿赵家的正统做儿戏。老太爷的前三个儿子都是嫡出,不难看出他在这方面的执着。”

  “老太爷喜欢你哥哥又不想传授只有嫡出才可以学的锻造术,不教就是了,为何还要赶你们走?”

  “大伯一心研究锻造,又与老太爷心有嫌隙,家主之位能不能落在他头上已经是不确定的事了,二伯见此情形,觉得自己有嫡出儿子,想要争一争家主之位,可是他家的那位公子哥锻造术总是被哥哥压着,所以他们总是以哥哥心怀不轨为由向老太爷告状,哥哥喜欢锻造,就向老太爷请求让他学习,而哥哥的这个请求似乎刚好证实了二伯父的话,老太爷渐渐的不管哥哥了,二伯父一家便想方设法欺负哥哥,哥哥一怒之下就离开了赵家,我在家看不惯父亲和大娘他们欺负母亲,后来就跑出来跟着哥哥了!”

  “唉……苦命的孩子,你们那父亲就是个草包!”白鸢疼惜阿念,从躺椅上坐起来,看着阿念骂人家的父亲。“可惜了你娘,你娘应该是个好母亲,不然教不出你这么好的女儿。”

  “我娘因为自己名不正言不顺的缘故,在赵家一直忍气吞声本本分分,没想到……”

  “以后让白鸢阿姨来疼你,啊!”白鸢被阿念的身世感染,握着阿念的手说道。

  “呵呵,堂主不是手我做徒弟了吗!”

  白鸢正在替阿念伤心,阿念却笑着打断了悲伤的氛围,白鸢被阿念突如其来的笑声惹的暴跳,追着阿念就要打,两个人在院子里打闹成一团。

  (https://www.sgxsw.com/sougou/213/213545/8994974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gxsw.com。搜狗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sg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