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狗小说 > 翠竹飘香,携夫奔小康 > 第一零四章 劝母不容易

第一零四章 劝母不容易

  朱父笑道:”那你和爸爸说说,你妈这次给你介绍的是什么人?“

  朱琴苦笑道:”爸爸,妈这次的说是一个在烟草局开车的,还说那个人长得人高马大。“

  朱父道:”人高马大的?又不是找人帮忙打架。朱琴,你妈说归说,你可别只听她的一面之词。你妈这个人,心不错,可是没有原则,别人说什么都信,我说什么她都怀疑。“

  正在这时,只见朱母带了孙子朱豪笑着回来,很兴奋的样子。

  ”朱琴,你看,我给你带了一样好东西给你,老朱,你也看看,一会我来炒菜!“

  朱父忙道:“招英,怎么这么晚回来?我还以为你带朱豪去逛超市了。你呀,你牵挂朱琴的终身没错,你可别只看着别人家在县城有正式单位就动身。依我看,高中以下或没高中读完的,你可别让人介绍。”

  朱母听了,让朱豪自己写字,然后认真地对朱父道:“老朱,我接了朱豪,就想着朱琴的事情,所以带了朱豪去了大热卖音像店,就是为了拿这张照片,因为我中午打电话约好会去拿的。老朱,我当然希望朱琴找个好的。但是若是像你这样说要大学毕业还在县城的,除了医生和老师,年轻的又在县城工作的,还真没几个。”

  朱父忙道:“所以我劝你省省心,朱琴年纪也不是太大,现在不急。等她拿了大学文凭,要调到县城并不太难。至于男的,先去乡下锻炼几年未必是好事。”

  朱母不再说话,很快从包里拿出一张照片,递给朱父道:“老朱,你也别说这么多,这人虽说是开车的,长得应当不错吧?听说他父亲原在供销社当主任,家住四厢街,房子去年新建的,还有一个弟弟在车站工作。”

  朱父接过照片细看了一下道:“这男的穿上西装不都一个样,读了高中没?”

  朱母道:“好象在二中读了高中。”

  朱父道:“我不管,你让朱琴自已拿主意吧,反正高中没毕业的免淡。”

  朱母于是又笑着进厨房,拿照片给朱琴。

  朱琴正在切菜,不耐烦扬了一下照片道:“妈,你先放着吧,我一会儿再看。”

  朱母见朱琴有点不屑,忙道:”朱琴,让妈来吧,你好好看看,不看这么知道呢?“

  朱琴只好道:”妈,我每次回来都有些匆忙,今晚我约我的同学王富春去看《红楼梦》的电影,我答应人家七点去。“

  朱母听了,只好将照片放在外面,动手一起准备饭菜。

  半个小时后,一家子围在饭桌旁,朱琴想起那封信的事情,还有母亲的唠叨,实在有些烦闷,所以并不说话。

  ”姑姑,你是不是不高兴呀?“

  五岁的朱豪见朱琴一直不说话,忙问道。

  朱琴只好强笑道:”姑姑没有不高兴,告诉姑姑,你有没有在学校当班长?“

  朱豪忙摇头道:”姑姑,我没有当班长,老师说当班长要好厉害的人,别的小朋友才会听话。“

  朱父笑道:”朱豪,那你告诉爷爷,幼儿园有没有小朋友欺负你?“

  朱豪马上摇头道:”爷爷,现在没有人欺负我,因为他们说奶奶看上去好厉害。“

  朱父听了,不由笑对朱琴的母亲道:”招英,你的形象倒是很威武,朱豪幼儿园的小朋友都怕你。“

  朱琴的母亲笑道:”老朱你别不信,我送朱豪去学校时,可当作那些小朋友说了,不准欺负我们的朱豪。好事哪和不听话,我可就直接教训他们了。你想想,都是几岁的孩子,自然会记住我的话。朱琴,你别看妈喜欢打牌,接孩子时,妈绝对不耽误,不信你问朱豪,妈一到四点,肯定已经在那里等着了。朱豪,你告诉你爷爷和姑姑,奶奶是不是这样?“

  朱豪点头道:”是,爷爷,姑姑,奶奶每天都准时来接我。“

  朱琴笑道:”妈,我知道了,你是一个很称职的奶奶。来,我奖你的!“

  朱琴边说边夹了几样菜放在母亲碗里。

  朱母见朱琴终于心情好点,于是笑道:”朱琴,你放心,不管你在乡下工作还是回县城,将来你的孩子,我一定像对朱豪一样,让你安安心心上班。“

  朱琴满脸通红地答道:”妈,我哪有这么快。我吃完了,先去上楼,我马上要出去。“

  朱母忙道:”朱琴,你等一下,好好看一下那张照片,人家还等我回话呢。你若没有意见,人家说明天晚上就到我们家坐坐,让你们两个先见面。“

  朱琴已经迈步准备上楼,听了母亲的话,只好转身拿了照片看了一下,叹道:”妈,我看这样长相的人没有一点好感,我不喜欢,你明天把照片还给人家。“

  朱母惊讶问道:”朱琴,怎么会呢,我觉得长得不错呢。这感情肯定要慢慢培养的。“

  朱琴实在烦闷,于是道:”妈,你的苦心我长得,麻烦你以后不要操心我这事情了。我才二十周岁,爸爸说得对,我没有读大学,要先拿到大学文凭才好。如果两年后我自己还没有缘分遇上我喜欢的人,你和爸爸到时再帮忙也可以。我在山岭乡上班,虽然不辛苦,但是回来就是想多陪陪你和爸爸,想好好休息一下,你总这样,我以后都不想回来了。“

  朱琴说完,很快上楼。

  朱父道:”招英,你也是,不要说朱琴,就是我的耳朵都听得起茧了。朱琴说得对,她在山岭镇,如果不回家,那里平常都冷静得很。乡下当街日才热闹,她们单位又人少,亏你在乡下呆过这么多年。还是随缘吧,让朱琴自己找,若过几年他真找不着,到时再托人帮忙便是,我们两个还是带好朱豪吧。“

  朱母叹道:”老朱,我是担心朱琴找不到好的,才这样着急呀。现在的姑娘家,有几个不是工作一年后就找好对象的?“

  朱母絮絮叨叨收拾好碗筷,又拿着那张照片反复端详,自语道:”我决得这照片挺好的,怎么就让朱琴没有看上眼呢?“

  此时朱琴下来,很快和父母告别道:”爸,妈,我今天可能要晚些回来,因为听说这《红楼梦》的电影要好几个小时呢,你和爸爸先休息,不用等我,我带了院子的钥匙,你们先把锁院子的门锁好就可以了。“

  看着朱琴已经推了自行车出去,朱母顿了好一会,才叹道:”好,朱琴,妈这次我听你们的,明天我就送回照片给别人,以后就看朱琴你自己的了。“

  朱琴走出家门,觉得一身轻松。

  母亲的唠叨,烦心,想起那封信,更加烦心。但是现在难得可以出来和王富春去看一场最喜欢的《红楼梦》,只希望一切烦恼可以散去。

  “朱琴,你终于来了?我正想着你这个最守时的怎么会迟到呢。你过来,我刚买了几个新鲜芒果,你尝尝。”

  王富春很热情,招呼朱琴吃芒果。

  朱琴叹道:“富春,你知道吗,我烦死了。刚才我妈还带了一个人的照片回来,说怎么怎么的。”

  王富春忙问道:“朱琴,别烦心,坐几分钟,车子放我这店里,我们走路过去。说说吧,你妈给你介绍的是什么人?“

  朱琴坐下,拿了一个芒果剥皮吃了一口道:”是一个烟草局开车的,还带回照片给我看,我一看就烦心,这样的人看着就没有好感,还想什么亲!“

  王富春道:”烟草局开车的?是不是姓彭?家里住在四厢街?“

  朱琴点头道:”是。“

  王富春道:”朱琴,这个人真不合适你,我知道这个人。“

  朱琴有些惊讶地问道:”富春,你认识?“

  王富春点头道:”是。但是不很熟悉。不过你知道吗,李丹和我说过,说这个人追求过她。而且他的姑姑就是我婶子,每年我婶子都会请他们一家人吃饭。“

  朱琴叹道:”原来是这样。不过我虽然不知道他,但他那个相貌,我没有一丝好感,那眼睛我总觉得不是那种忠诚有修养的那种。你倒说说看,除了他追求过李丹,他还有什么不是?“

  王富春道:”朱琴,他们家的条件是不错的,都有工作。但是那个男的都没有读完高中,听说那时常打架斗殴,好像是被开除的。不宫他父亲好像挂了什么职务,当时想让他去当兵,但是政审不合格。然后去了进修学校,现在乡下一个小学,然后就转在现在的烟草局。听我婶子的口气,他们家的要求还很高的。原来他还在乡下小学时,和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女裁缝谈过恋爱,但是他父母嫌弃那个女的没有工作,所以没有成。“

  王富春说到这里,近前悄声道:”朱琴,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肯定你们不合适吗?有一次我身子无意说起现在年轻人谈对象的事情,说他那个侄子若不是她哥哥嫂子反对,孩子都几岁了,还说那个裁缝实在漂亮。因为那时她还怀孕了,还来县城找过那个姓彭的。最后彭家出了五千块钱,才把这事摆平。朱琴,李丹的妈妈就是知道这件事,所以告诉了李丹,所以他们没有成,不过这事你可不要去外面说起。“

  朱琴道:”我妈也糊涂,这样的人竟然也说好。其实谈过恋爱倒没有什么,但是竟然让对方这样还抛弃对方,这样的人就是渣男!我就是一辈子嫁不出去,也不嫁这样的人。“

  王富春道:”好了,朱琴,不说这些烦心事情,我们现在去看电影。“

  朱琴于是笑着起身,王富春收拾了一下,又拿了几包话梅,一人一瓶水,说是看电影时吃。

  电影院不远,不到十分钟,朱琴和王富春说说笑笑就到了电影院。

  可能电影的广告效应好,今天来看电影的不少,听说附近还有几所学校的老师都发了票,所以电影院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空位。

  自从有了电视,电影院的生意已经一落千丈。不过和已经倒闭的剧团相比,已经好了很多。今天能有这么多人,应当和几天前就有的海报有关。

  朱琴和王富春的位置在中排,连着过道。王富春说位置不好,常有人过往,可是朱琴觉得不错,听说电影四个多小时呢,过道反而方便透气。

  不过现在还是九月,天气不冷不热。现在龙川县城的夜市特别热闹,炒冰炒田螺是夜市主要热门生意。王富春书偶看过电影估计十一点多了,正好去吃炒田螺。

  电影不错,夜宵也吃得开心,把今天白天的所有的烦恼都散的一干二净。朱琴回到家里时,已经是十二点半钟了。

  次日早饭后,朱琴特意来到母亲的屋子,郑重地说道:“妈,以后你真不好为我的事情操心了。爸说得对,我只有高中文凭,眼下最和重要的不是找对象,是要拿到大学文凭。有了文凭,以后调回县城是不难的。你放心,无论我在哪里,我都会和现在一样,会常回来看你和爸爸的。”

  朱母叹道:“朱琴啊,妈确实是为了你好呀。你一个姑娘家,又在乡下工作,能够认识几个县城有工作的呢。”

  朱琴道:“妈,我是认识不了几个县城的,但是结婚是一辈子的大事。你让我和一个陌生人谈恋爱,我真做不来。还有,你昨天介绍那个人,我也打听了,我要是说出来,只怕你都不相信。我要是嫁给这样的人,估计不会比朱嫣姐好多少。”

  朱母惊讶地问道:“有这么严重?”

  朱琴于是把王富春的话说了一遍,听得朱母几乎惊呆。

  “那个人竟然在乡下和人谈过恋爱还让人打过孩子?都是那个大热卖老板娘误事,幸好你打听清楚了。我现在就去把照片还给她!”

  朱琴忙道:“妈,你看这样的性子,怪不得爸爸说你心好却做事没有原则。我告诉你,那个彭家的事情,你可别说出去去,我们知道就可以了。你一会去就直接告诉她,说我看了不合意。也别说其他的。”

  朱母点头道:“朱琴,这次是妈粗心了,下次不会了。”

  朱琴认真地说道:“妈,我的事情,我只希望自己可以做主。你呢,现在就好好带朱豪,好好陪好爸爸。也许突然有一天,我就遇上一个让我喜欢的人了。”

  朱母笑道:“好,朱琴,以后妈都听你的,不过啊,你找什么人,也要先带给妈看看,妈也是可以帮你出主意的。”

  朱琴笑道:“妈,我知道。你去吧,我送朱豪去读书。”

  一切很快烟消云散,朱琴见母亲提了菜篮子出去,于是牵了朱豪往幼儿园而去。

  十月十三日,刚好是山岭乡的当街日,又是星期天。

  翠竹家里,今天依旧早早吃过饭,萧天宝要去卖鸡,翠竹和奶奶还有双莲已经准备了五十多斤板栗,其中三十斤是给朱琴和她同事的。

  家里留阿英一个人不放心,所以阿英也带去镇上当街。

  一家大小来到街上,翠竹先去税干所送板栗。

  因为还早,朱琴倒也不忙,热情地招呼翠竹坐下,将这次自己回家和王富春相见的事情说了一下,又说王富春特意交代,说翠竹结婚时,一定会送上一份祝福。

  翠竹听了忙道:“没有想到王富春这么重情。朱琴,等罗双虎回来,我一定去她店里拜访。我好久没有见过她了,不知道她有没有什么变化。还有,李丹结婚,我也该送去祝福。朱琴,我把祝福红包让王富春带给李丹,你看怎么样?”

  朱琴道:“我到时还是来这里送送你,我们一起把红包让王富春带去。翠竹,你家帅哥什么时候回来?”



  ------题外话------

  一生一世的情缘可以永恒,只要心中有美好的记忆,有温暖的爱意情怀;一生一世的情缘可以很甜美,只要在温润的一隅,安详地独享着一生眷恋和牵绊、一世宽容和给予。

  (https://www.sgxsw.com/sougou/211/211236/4538261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gxsw.com。搜狗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sg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