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狗小说 > 总有逆臣想撩朕 > 260.番外之带球跑8

260.番外之带球跑8

        路中央虽堵了个满身是血、半死不活的人儿,  但马车的势头依旧不减半分。小五拽紧了缰绳,  犹豫片刻,最后还是背着自家主子大喊一声:“让开,快让开!”

        主子身为朝堂之人,  对于江湖上的恩恩怨怨,向来是不管的,尤其这人浑身是血,一看就知道是仇杀,明眼人绝不会蹚这趟浑水。主子更不是什么滥好心的人,与己无益之事,  向来不做。

        只能说这人命运不济,偏偏遇上了他们。

        宋悦浑身使不上劲儿,只靠一柄冰魄剑支着身体,  模模糊糊听见一个声音嚷嚷着让开,  却仍纹丝不动地站在原地。直到马车冲到了面前。她猛地提气跃起,  半路艰难地摔到小五脚边,一手死死抓住他的衣服,  另一手拈着银票往他怀里塞。

        就算脑袋有些晕乎,  她也不至于糊涂。这条道儿上来往最多的就是商队,再看这辆马车的材质,虽然低调,但也不是平常人买得起的,  猜得没错的话,  里面的“贵人”肯定是个大商。

        既然是商人,  就没有不喜欢银子的道理,至于一千一百个不肯相救的理由,那只是因为诱惑还不够,银子没给足。

        “救……”嗓子已经沙哑了,半天发不出声音,只能凭着口型,拼命让眼前这位好心人明白自己的意思。

        奔逃了一夜,她已经精疲力竭,强撑着提一口真气,已经是极限,如今终于搭上了一辆马车,精神稍稍松懈了一下,便双眼一闭,倒在小五脚边睡了过去。

        几张沾着泥土和血渍的银票从她指尖滑落,小五正惊得回望车帘中时隐时现的皇上,生怕搭救此人会惹得自己受罚,眼角余光忽然见到几张大面额的银票,倒吸了口凉气。

        齐晟知道小五的动静,却只是半阖着眸,一言不发。他向来不喜欢自己的计划被打扰,但只要没阻碍他赶路,那么,无论是杀人还是救人,都无所谓。一些小事,入不得他眼。

        ……

        燕都,皇宫。

        夜深人静之时,一道雪白的残影如同鬼魅,从一株株梅树边飞速闪过,只凭人眼,几乎无法察觉。

        只相隔一个庭院的地方,坐落着金碧辉煌的宫殿,殿内烛火已熄,正值守卫换班之际,殿中之人看似已经安寝,一片安静。

        这原是燕帝的住处。

        只是没人知道,夜夜宿在此地的不是燕帝,而是他们权倾朝野的相国,玄司北。

        早该入眠的时辰,他如缎的长发散开,落在肩上,颈边,还有些凌乱洒在床单上,与清亮的洁白交相映衬着,轻闭双眼,呼吸吐纳,安静而毫无睡意。

        他犹记得,他曾经对燕国势在必得,曾想过登上王座的快意。可如今宋悦走了,燕国当真完全掌控在他手里,他睡在本该由皇帝睡的龙床上,用她的寝具,可那时的他一定不会想到,他会有多思念那个人。

        这是她曾经待过的房间,可她存在的痕迹在一点点淡去,只有午夜梦回之时,他才能借着被单上她留下的气息幻想她还在身侧。

        宋悦的名字,他不敢再念,怕勾起那些回忆,怕白日的他流露出自己唯一的弱点。如今他一人打理燕国,更需滴水不漏。

        月影偏斜,窗外树梢投下的影子微微偏了一寸。卧床之人冰雪般的面上,眉头轻轻一斜,缓缓掀开眼帘。

        那是一双冷漠的眼,在睁开的刹那,无端地折射出锋利杀意。

        “狂妄无知。”玄司北眸子微微眯起,嘴里吐出冰冷的四字。

        几乎与此同时,一道白影剪开月色,破窗而入,执剑劈向玄司北面门,剑气锋利得让人难以呼吸。然而,即便面对如此凶猛的攻势,玄司北依然纹丝不动,只一抬手,便在黑暗中稳稳当当捏住了剑尖。

        “呵。”双手持剑的小男孩站在月色照不到的黑暗中,冷笑一声,却因那只搭在剑尖上的手而轻颤——对方好强的内劲,只用两指接刃,他的剑就近不得半寸。

        若说旗鼓相当,他还有不服气的理由,可这个对手不同以往,强得让人摸不着他的底细。如果要挟娘亲的是这个人……娘亲身怀绝世武功却不得不隐姓埋名,也说得过去了。

        没想到皇宫竟有如此高手。

        “只身混进皇宫,是说你无知还是该说你胆大?”玄司北垂眸俯视着他,即便看不清面庞,也知他身形矮小,定然年幼,且非朝廷中人,“这些年在江湖中,本尊还未逢敌手,你区区二流武功却妄行刺杀之事,不是狂妄?”

        “想不到燕国朝廷中人也涉身江湖。”男孩冷冷抽剑,转身就往窗边疾走。

        他本来只是在暗地里跟踪玄司北,却发现他睡在燕帝住的寝宫里,便直接杀了过来,想面对面质问,可真正站在这里,却又有种本能的畏惧。

        那人说江湖上未逢敌手,他所知道的,唯有一人——玄虚阁阁主,那是如同传说一般恐怖的存在,真有人敢挑战他,就如他所说的,是狂妄无知了。

        “逃?”玄司北立刻弹出一道劲气,依然清冷孤寂,雪白的面容毫无表情,“之所以没人知道这个秘密,你难道没猜到原因?”

        “知道你身份的人,都被你杀了?”男孩儿被击中,脚下一崴,耽误了一下,就被拦住了去路,瞳孔一缩。

        玄司北的攻势来得凶猛霸道,情急之下,他使出娘亲教的绝招保命,招式一化,变了步子,竟侥幸逃过一劫。

        致命危机刚过,他来不及庆幸,连忙翻窗逃跑。本来他们速度差距之大,已让他不抱希望,可这时身后之人忽地迟疑了一下:“这招谁教你的?”

        这竟是他的独门招式,就连玄虚阁中,也无人能学,再说若非面对强敌,他几乎不用这些招数,这些年来,也就在和齐晟的比试中用过一次,再多些,就是和宋悦互相喂招时,偶尔一用。即便有人暗中学习,也绝对模仿不来。

        男孩额上不知不觉布满了汗珠,没有回答玄司北的话,猛地冲出窗户,向宫外逃去。玄司北似乎有所察觉,目光恍惚了一下,见护卫已经去追,便直接命禁卫军封锁了皇宫。

        “这个动静闹得有些大了吧,只是抓一个几岁的小孩儿,不至于把皇宫里里外外都搜一遍……”李德顺看着一片片灯火亮起,有些不安,“这才半夜呢,要是让人知道我们抓个孩子都这么费劲,免不了会有闲话……”

        “他武功路数不一般,不是普通人能捉住的。”玄司北目光遥远,意味深长。

        李德顺惊了一下:“那……大人的意思是……亲自去捉?这怎么了得,会失了身份的!”

        ……

        被护卫穷追不舍的小男孩正沿着宫墙奋力跑着,忽然在一个拐角被推向一边,一双手迅速捂上了他的嘴:“嘘,别出声,赶紧换上这个!”

        他这才看见自家妹妹一身小宫女的打扮,还给他塞了一身太监的衣服。

        “娘亲把变声锁看得可严了,我没偷出来,只能这样了。你瞪我干嘛?我这不是看你一个人进去,担心你,才想着给你准备一条后路嘛……”女孩儿的声音越来越小。

        “都说了你守在外面,若是我有什么是非好歹,你也能逃出生天。这下皇宫封锁,我们都锁在里面了。”男孩故意冷了脸,“今后别做这么危险的事。”

        “锁就锁嘛,他总不可能天天锁着,明天宫门开了,咱们照样混出去。”

        隐隐地,似乎有脚步声靠近,两人连忙低着头,一人朝一个方向匆匆走了。

        小女孩脸上有掩饰不住的得意笑容,毕竟娘亲教过如何应对紧急情况,刚才盘问的人也被她应付过去了,似乎皇宫也没哥哥说得那么可怕。

        反正那个相国大人只见过哥哥,对她的脸还是陌生的——趁着此夜,她干脆就端了个铜托盘,借着伶牙俐齿套近乎,和另一个小宫女换了差事,偷偷去了玄司北所在的寝殿。

        一方面是想见见他,另一方面,万一哥哥那边被抓了,她还能第一时间知道消息,想个办法。

        “相国大人莫急,护卫已经去追了,想必很快就有消息。这里风大,还是进屋去吧。”殿外,李德顺站在冷风中微缩着脑袋,见玄司北一言不发地立在层层玉石阶上,只能退而求其次,扫了一眼旁边站着的小宫女,“要不,喝点热茶吧?这更深露重的,莫让阴寒之气入体。”

        好在这群宫女识人眼色,没等说就倒了热茶候着,不然这消息一等就是一炷香,体弱的人哪里吃得消。

        她就混在其中之一,本来觉得这皇宫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到了这威严的宫殿前,对着这么多人站着,双腿还是有些忍不住打颤儿,端着铜托盘不敢抬头,更别提偷看玄司北了。好在没多久,哥哥还是没被抓到,玄司北直接进了殿中,她们几个小宫女也守在了外头。

        人散了些,她这才松了口气。

        不一会儿,李德顺的拂尘掸了过来,似乎是见她木木然端着茶盘不动:“怎么来了个这么小的,一点儿眼力见都没,茶都凉了。”

        “她刚好受了凉,肚子疼,就让奴婢端来了……”她不敢再和这个老太监纠缠,低着头脚步一转,走进殿中,将茶水奉上。倒茶的时候,悄悄抬头看了一眼传说中的玄司北。

        还没来得及看个究竟,一道冰冷锐利的目光立马顺着她的视线落在她脸上。那是一个浑身带着冰冷气息的男人,生人勿近的气场让人连挪近一步都困难,虽然她立马低头,没去看他的脸,但她竟莫名其妙的想到了哥哥。

        再这么仔细一想……两人似乎都有这么一种相似的气质。

        她顿时愣了一下,更多的是害怕他刚才严厉的一眼,转身想回僻静的角落消化一下刚才的见闻,便听“咔嚓”一声,她才倒的一杯茶竟然就这么摔在了地上。

        她还不知是怎么回事,可在殿中的宫女太监们都看见了,相国大人的手,抖了一下。

        “你,站住。”

        仔细听,他的声音也微微发颤。守在门外的李德顺早知察言观色,见状不对,连忙挥手叫走了殿中其他的宫女太监们,远远看了她一眼便关上了殿门。

        她以为身份暴露,提气想溜,却被玄司北一手拽住了胳膊肘。她武功本就不如哥哥,更受不住强烈的真气,吃了痛,整张小脸儿皱起。

        玄司北竟因此松了一下力道,像是下意识的举动,最后,目光落在她的脸上,像是在确定一件不敢置信的事。

  https://www.sgxsw.com/sougou/198/198754/433540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gxsw.com。搜狗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sg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