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狗小说 > 一品修仙 > 第四二五章 嬴帝的一举数得,口气比脚气还大

第四二五章 嬴帝的一举数得,口气比脚气还大

        况天旻接任刑部尚书之职,就算是太子和赵王,其实都没多大不乐意,反正只要不是对方的人,其实也还能接受。

        况天旻乃是离都况家的人,况家乃是当初离都定下之后,最初跟随者神朝一起来的大家族,而况天旻本身就已经在刑部这一系任职多年,从一个外地主司,升到刑部尚书,也算是合情合理。

        而现在,离都之中,过半的人,都在纳闷,这个忽然冒出来的沈星落到底是何方神圣。

        说难听点,他是哪根葱啊,有人觉得他是不是沈家的人,沈家也是历代都为神朝效力,还出过不少定天司的大人物,朝中交代幼年皇族的学老,也是沈家的人。

        他们既不是太子的人,也不是赵王的人,更不是周王的人。

        这么算的话,临时补缺,其实也算可以。

        然而,沈家的人却说,沈家压根就没一个叫沈星落的人。

        辗转大半日,才有人查到,这个叫沈星落的人,竟然是一位巡天使,在巡天使之中的职能,跟刑部的确有一部分重合,只不过沈星落要对付的,是域外异族,那可比刑部的人干脆利落多了。

        他也是巡天使之中,少数男人。

        而同样的,他也是大帝姬当年一手培养起来的人之一。

        他在大嬴神朝之内名声不显,但在巡天使之中,号刽子手,手段干脆利落,狠辣决绝,他的名声,在域外邪魔那,估计也就只排在嬴帝之下。

        但这些在大嬴神朝不怎么好使,大家能记住的,也就只是沈星落是大帝姬的人。

        这一下,不少人就琢磨过来味儿了。

        嬴帝将刑部尚书的位子,给了大帝姬的人,无论是太子还是赵王,甚至周王,也都没法去怪大帝姬。

        毕竟,谁让况天旻自己不争气,莫名其妙的背上了诅咒,这位子给他也坐不了,坐上去就是死。

        临时找人顶替了,也不上朝会,明显是嬴帝不想再听其他人多言,看他们去争了。

        同样,当年大帝姬已经算是外嫁了,她的大帝姬封号已经正式消除了,如今大家叫大帝姬,其实都不太符实,而嬴帝却一直没有恢复封号的意思。

        大燕神朝的使臣已经来了,纵然当年大帝姬没嫁过去,中途出现了岔子,可名义上,她却已经是大燕神朝的媳妇。

        将这位在当年威慑大燕神朝多年的巾帼英雄带回大燕,大燕就算是多了助力,断了大嬴神朝的一大助力,此消彼长之下,影响也不算小了。

        嬴帝若是恢复了大帝姬封号,就算是正面回绝了大燕神朝的痴心妄想,若是不恢复,自然就算是默认了大燕神朝带走大帝姬。

        可如今,他不恢复大帝姬的封号,却让大帝姬的人上位,直接成为六部之一的大佬,其中的意思就耐人寻味了。

        一时之间,众人也都猜不透大帝究竟怎么想的了。

        东宫之中,太子端坐上首,面沉似水,将手中的酒杯端起之后,又重新重重的放下。

        “父皇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会选择一个谁都不认识的沈星落,他这是什么意思?不准备让皇姑去大燕神朝了么?那他为什么不直接恢复皇姑的封号,让皇姑重新掌军得了。”

        “殿下,陛下的想法,谁能猜得透,属下所想,不外乎不舍大帝姬好不容易归来之后又离去,又不好直接折了大燕神朝的面子,而况天旻自己不争气,索性一举数得,让殿下等人别争了,又委婉了向大燕神朝表达了一下意思。”

        “算了算了,反正皇姑现在也已经不掌权了,给那个什么人都不认识的沈星落,也总好过给周王的人。”

        ……

        于此同时,一位髯须满面,浓眉大眼,只穿着一个坎肩,满身伤疤的汉子,已经到了大帝姬的府邸。

        “属下沈星落,见过殿下。”

        沈星落单膝跪地,沉声见礼,只不过他的眼中,却还是带着一丝难以掩饰的激动。

        “无需多礼,起来吧。”嫁衣望着眼前之人,顿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当年,你也是个俊俏小书生,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你也已经模样大变,只是依稀还有一些当年的模样。”

        “殿下,请恕属下多言,您这些年到底去了哪里了,我们找了您好久了,却怎么都找不到半点讯息,每一次找到的只言片语的线索,最后都是一场空,我们……”

        “以前的时候,以后有合适的机会了,再说吧。”嫁衣摇了摇头,看了一眼一旁的紫鸾。

        紫鸾拿出一套官袍,递给沈星落。

        “陛下既然召你回来,你就不能让人小瞧了,你没去上任,先来我这,一定会让很多看到了,不过无所谓了,大家都知道你是我的人,这是给你准备的,你换上官袍,直接去刑部上任吧。”

        “是。”沈星落欲言又止,最后点了点头,接过官袍。

        “我知道你心有疑虑,我听说了你们在巡天使的日子,你也担心做事束手束脚,你无需多担心,去了之后,该怎么做就怎么做,稍稍克制一点就行了,不用担心会得罪人,影响到我,你若是长袖善舞,别人反而会担心了。”

        “属下遵命。”沈星落暗暗松了口气。

        他忽然接到旨意,其实心里也纳闷的很,他的确是担心,他在巡天使的行事风格,会不适应离都,会因此得罪很多人,他倒是不怕,顾虑也只是怕会牵扯到大帝姬,平白无故的为大帝姬树敌。

        换了官服,沈星落直奔刑部府衙而去。

        而嫁衣,坐在床边,看着离都内的流光溢彩,眼睛微微闭起。

        “紫鸾,当年剩下的人,还剩下多少,统计出来了么,还有,大燕神朝的使臣,来的是谁?”

        “统计出来了,这些就是。”紫鸾拿出一本金册,递给嫁衣:“至于大燕神朝的使臣,据说是大燕神朝的十八皇孙,就是当年的大燕太子之子。”

        “嗯,前几日,陛下找过我问话,想来定天司也应该找你和青鸾了吧。”

        “他们只找了青鸾,是定天司的一品外侯韩安明去拐弯抹角的问了几句话,只不过青鸾姐姐的脾气,他也没问几句话。”

        “好了,没事了,我给你说过的话,你记在心里,我们只是在那里迷失了一段时间,疗伤而已。”

        “属下省的。”

        ……

        “秦阳,你是不是框我?这个分身术,我为什么修不成?”

        “你是不是真的傻了?你现在就是一件法宝,连神魂都没有了,早给你说了你修不成的,你还不死心,咱们可说好了,我传你了分身术,你练不练得成,都得给我老老实实的当保镖三百年。”

        “哼,我还不信了。”人偶师悻悻的嘟囔了一句,依然不死心。

        秦阳笑呵呵的看着,路途无聊,研究一线天,研究的头昏脑涨,人偶师自己跳出来非要学分身术。

        他想学就教他呗,反正这东西品阶不是太高,可是却更像是一种种族神通,要是能随便教给谁,就能学会,也不至于这么稀少了。

        这货自从出来之后,就有些飘了,老想着出去浪,想得美。

        上了我秦有德的贼船,还想下船?

        炼化了归炼化了,秦阳也不能控制人偶师做什么,虽说是实力差距的原因,可本质上,他还是以德服人的,能讲道理的人,不会强行控制。

        三百年,对于曾经度过了漫长生命,都不知道活了多少万年的人偶师来说,根本就是一眨眼的时间而已,他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下来了。

        一个高手高高手的保镖,秦阳起码不用太担心接下来的生命安全了。

        毕竟,他现在成了一个真伤员了。

        一路前行,距离离都已经不远,甚至可以遥遥看到离都之上,灵气化作的光辉,如同一道极光从天而落,而后化作灵气,从离都向着周围辐射开来。

        离都北部,有一条冰川雪水融化而成的冰河,在这里化作一条盘旋的水脉,如同东部的双子湖,这里也有三座大湖,呈三才之势,镇守北部,而这条大河,也是北部唯一一条延伸进离都的河流。

        行走到三座湖泊的边缘,秦阳驻足眺望,片刻之后,就见后方神光翻腾,化作一条彩带,从半空中落下,落到三才湖边。

        三辆车辇,都是以内有玄奥孕育的冰雪白玉打造,前方领队的一队铁骑,骑着通体湛蓝之色的异兽,典型的北方异兽,产自大燕神朝北部的避水金睛兽。

        而领队执掌的大旗,也是大燕神朝的麒麟旗。

        秦阳眯着眼睛看了看,心里纳闷,大燕神朝的人,执麒麟旗,这是使节团?

        他们这个时候来大嬴神朝干什么?

        稍稍一琢磨,秦阳就更纳闷了,这些家伙不会是为了嫁衣吧?

        当年的太子不是已经被贬黜,早就换了个新太子了么?

        那就是害怕嫁衣再次领军么?

        真是想多了,嬴帝以后都不太可能再次让嫁衣领军了。

        然而,不等秦阳多想,就见车辇之中,走出数人。

        为首一人,一身锦袍,真元波动逸散之后,隐隐与此地的水汽水脉想和,几个呼吸之后,就如同化入此地一般。

        他身旁的一人,面白无须,面上带着半副面具遮住了下半张脸,周身肃杀死寂的血腥气,简直是压都压不住。

        秦阳正要退走,却见为首那人遥遥望向了人偶师。

        “尚在半空,就察觉到此地有宝物,不知这位先生,可愿割爱,单凭你出条件。”

        对方手中握着一枚水镜,上面绽放车一层浓郁的金光,金光指向的地方,就是人偶师。

        秦阳微微耷拉着眼皮,瞥了一眼人偶师。

        人偶师身上的确有宝物,可是要说至宝,也就是人偶师本身了,如此强大的人偶,怕是这世上都很难在找到一个能与之匹敌的了。

        “龙髓水晶,现在竟然还有这等东西?”人偶师望着对方手中的水晶,似乎有些意外。

        龙髓水晶,乃是真龙的骨髓真血,凝练而成,天生就有感应重宝的能力,而真龙已经消失不知道多久了,这种本来就很稀少的东西,自然是损失一块少一块。

        “原来先生认得龙髓水晶,能引的龙髓水晶如此反应,还是首次见到,实在是见猎心喜,还望先生见谅,若先生肯割爱,无论先生提什么条件,绝不推辞。”

        “你既然说是重宝了,我凭什么割爱,你也拿不出我想要的东西。”人偶师摇了摇头,算是非常客气了。

        而秦阳没理会他们的交谈,默不作声的走出几步,来到湖边,俯下身坐在湖边,轻轻的拨了拨湖水,一点刺骨寒气,顺着他的手臂延伸而上,秦阳眨眼间就将其炼化,随着波动,湖水之中的灵力,开始出现了波动。

        同一时间,跟在那位锦袍年轻人身后的面具人,身上的死寂血腥杀伐之气,如同压不住了一般,慢慢的逸散出来。

        “不识抬举。”

        “墨阳,要是有人想要动粗,你尽管动手全杀了,算是给离都里的某些人帮个忙。”

        而这时,秦阳一只没入湖水之中的手,如同变成了水一般,一种囊尽天下之水的意念浮现,手指再次轻轻一拨。

        霎时之间,那年轻人瞬间就从那种如同融入这里一般的状态,跌落了出来。

        他猛然转头看向坐在湖边玩水的秦阳,脸上的笑容也慢慢收敛,默默的后退了几步。

        “开个玩笑而已,这位小哥,火气着实大了点,还未请教?”

        秦阳站起身,瞬间掀起湖水之中的波澜,水中寒气骤然暴涨,秦阳呲牙一笑。

        “我就是个无名小卒,在养伤而已,我在离都也没后台,你要是想强抢,尽管动手,别客气。”

        “小哥说笑了,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年轻人说着,伸出手,拦住了那位周身被杀气笼罩的面具人。

        “我们走。”

        年轻人转身上了玉辇,一行人化作遁光,飞遁而去。

        秦阳站在原地,冷笑一声。

        “最讨厌这种笑呵呵的跟你说话,却想莫名其妙的干掉你的人,可惜这货没敢动手,还知道这里不是大燕神朝啊。”

        “他们的确是想强抢,可是我身上可没什么能让龙髓水晶变成金色的宝物啊。”人偶师挠了挠头,一头雾水。

        “你本身就是至宝。”

        “噢,对啊,我都忘了,那个面具人的确想动手,不过我没察觉到那个年轻人想动手。”

        “你当我这段时间,苦心研究一线天是白研究的么?这些混蛋,落下之后,就直接囊尽此地水脉水汽,借助天时地利,直接将我们逼到了死门,此地又没有别人,而他们的气韵却又笼罩此地,摆明了从一开始就志在必得,动手强抢也无所谓。

        我若是不破了那年轻人的气韵,反客为主,让他心生忌惮,刚才绝对是一场死战,他们之中没有一个能与你真身匹敌的,他们肯定死定了。”

        他当年吞了那么多万水之母天一真水,当他是白吞的,量比不过,可是这种本质上的差距,只是用来破掉对方气韵,实在是太简单了。

        “你不早说,早说我就将他们全杀了,我还以为那年轻人挺有礼貌的。”人偶师气的就要飞过去将那些人全杀了。

        “别去了,他们敢动手,全杀了也无所谓,离都那边巴不得现在有个人背起黑锅,宰了这些大燕使团的人,他们也不用去面对大燕使团,也不用背锅,但这口锅我可不想主动去背起来。”

        “你脾气真好。”人偶师看的很开,既然不动手就算了,再见到了,有机会了直接杀了也行。

        “墨阳啊,这么久了,你是第一个这么说我的。”秦阳哭笑不得,实在不知道这句话是夸奖还是贬低。

        “不过呢,你说的对,我这人一向是脾气很好,与人为善。”

        秦阳权当是夸奖,一边乐呵呵的回了句,一边拿出小本本记了一笔。

        那年轻人不知道是大燕的什么人,口气比脚气都大,还什么要求随便提,我要去弄死嬴帝,能做到不?

        “走,我们也去离都,那里的环境,可比外面好,修养的好地方啊。”

  https://www.sgxsw.com/sougou/196/196822/441031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gxsw.com。搜狗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sg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