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狗小说 > 地狱之城 > 514 艰难岁月(53)

514 艰难岁月(53)

        齐格菲尔德坐在轮椅上,脑子里依然重复着刚才的画面——许尔勒显然是不想让戴维也知道这张纸条上的内容,所以才在临死前给自己演了一出戏,说来这也是一个天大的讽刺,一个煞费苦心要干掉自己的人,结果到头来却现对手竟然是他唯一可以信赖的人,如果不是内心的愤怒已经越了对死亡的恐惧,想必他也不会做出这种疯狂的选择。

        齐格菲尔德赌赢了,他从走进监狱的那一刻就坚信耐心的诱导不会让许尔勒说出任何有价值的信息,而只有激出他对“阿尔伯特”的仇恨才能让自己获取宝贵的秘密——现在,揭开谜团的钥匙已经藏在了他心里,但是接下来等待他的又会是什么呢?

        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齐格菲尔德没有回头:“你的动作可真快,恐怕他没有留下任何遗言吧?”

        “你想知道的恐怕也已经找到了答案,否则你怎么会舍得让我杀了他。”戴维说。

        “我什么也没有得到,他的口风紧的很,即使我用元的事情刺激了他,也只得到了他的怒骂,当然,这一切你也应该都听到了。”齐格菲尔德平静地说。

        “他吃到肚子里的纸条上都写了些什么?”戴维问。

        “我让他写下认罪书,这样我就可以帮助他向元求情,但是他不肯,所以我也没有办法。”齐格菲尔德说。

        “你没有骗我吗?”戴维又问。

        “骗你对我有什么好处?”齐格菲尔德扭过头,认真地看着对方。

        戴维一时无语,他刚才走进牢房后,威逼许尔勒说出纸条上的内容,但是许尔勒不但一口咬定那是齐格菲尔德让自己写认罪书,而且还反复要求面见舒伯特为自己申辩,戴维当然不会答应,所以杀掉许尔勒也就成了他唯一的选择——反正这也是舒伯特默许的事情,而且他来此的目的也正是为了完成这项任务。

        不过,戴维在结果了许尔勒之后,还是隐约感觉自己被齐格菲尔德摆了一道,奈何许尔勒死前已经毁灭了证据,所以他也只好将满腹的狐疑暂时压在心里。

        离开地下牢房,戴维推着齐格菲尔德上了塔楼,在一间上锁的牢房前停下了脚步:“威廉·艾伯特就关在这里面,你是要和他单独谈谈吗?”

        “这回不必了,你和我一起进去吧。”齐格菲尔德说。

        “怎么,你不打算让我回避了?”戴维问。

        “有了刚才的教训,我想凡事还是公开的好,省得你疑神疑鬼的。”齐格菲尔德说。

        “这才像句话,为了让你和他们会面,我把整座监狱的看守都撵了出去,幸好你现在恢复了清醒,否则我真要怀疑你的动机了。”戴维说。

        “开门吧。”齐格菲尔德摆着手说。

        牢门打开,接着昏暗的灯光,齐格菲尔德终于看清了刺客的模样——菱角分明的脸庞,刚毅的眼神,还有一股子英国人固有的傲慢写在脸上。

        “你好,艾伯特先生,没想到我们会在这里见面吧。”齐格菲尔德一进门便主动打了招呼。

        威廉起初还有些困惑,但是当他看清楚来人的模样时,仇恨便在一瞬间布满了脸庞:“别得意的太早,你这次虽然侥幸活了下来,但是上帝绝不会让你逃脱惩罚!”

        “上帝真是个伟大的作者,竟然为我写出了这样的篇章,若是你的祖父还活着,恐怕他说什么也不会同意你的做法。”齐格菲尔德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泛黄的老照片递给了威廉,后者接过来一看,顿时露出了惊讶的目光。

        齐格菲尔德说:“我就知道你会感到意外,照片上的这两个人一个是我的父亲,而另一个人就是你的祖父,他当年在战后被列入了失踪人员名单,而实际上是和我父亲一起被押到了雅利安城,并且在这里生活了很多年,他们还一起组建了地下抵抗组织,差一点就把雅利安城搞了个天翻地覆,但是很不幸,他们的努力最终还是失败了,不过他们获得了人们的尊重,即使是现在也依然会有人在暗中纪念他们。”

        威廉喊道:“你告诉我这些是什么意思?”

        齐格菲尔德说:“我想让你知道,表面上看到的东西并不一定真实,也许你们认为我在希腊搞得那一套是在收买占领区的民心,但是我必须坦率的告诉你,我不喜欢种族主义,更讨厌所谓的血统至上论,我也不是什么国家社会主义的忠实拥护者,我的所作所为只是为了让德国能够真正的融入国际社会,但是很不幸,即使没有你的那颗子弹,我也必须承认自己的计划失败了。”

        “你跑来见我,就是为了说这些吗?”威廉的眼中写满了困惑。

        “没错,如果不把这些事情说出来,我岂不是死得很冤枉。”齐格菲尔德说。

        “你是想让我感到内疚吗?”威廉冷冰冰的转过了头:“收起这套过时的把戏吧,要是想杀我就趁早动手,我可没时间和你啰嗦。”

        “放心吧,你暂时还死不了。”齐格菲尔德扭头看着戴维:“请给他找齐休斯·艾伯特先生所有的活动资料,等他看完以后再帮我约个时间和他谈话。”

        “你到底想干什么?”威廉不安的喊道。

        “你让我差点没了命,所以我当然不能轻易的放过你。”齐格菲尔德说完便转动轮椅离去,戴维锁上牢门,只剩下威廉自己在牢房里呆。

        离开了阿尔海姆监狱,戴维又驱车来到了柯尔特的藏身地,后者刚一见到齐格菲尔德,就迫不及待的扑到了他面前:“元帅!我回来了……”

        “回来就好,和多丽丝的事情考虑的怎么样了?”齐格菲尔德问。

        “多丽丝?我不知道您这是什么意思?”柯尔特糊涂了。

        “就是你和多丽丝离婚的事情……”

        “元帅,为什么您也逼着我做这种选择!”柯尔特气呼呼的说:“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不管生什么事情,我绝不会和多丽丝离婚!”

        “如果你不和多丽丝离婚的话,那么我就得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省得那些阵亡官兵的遗属们找上门。”齐格菲尔德说。

        “元帅,您是知道的!”柯尔特急了:“我和多丽丝是真心相爱,而且撕毁希腊和平协议的责任也主要在我们这边……”

        “够了!”齐格菲尔德打断道:“照你这么说,我在萨拉热窝这一枪算是白挨了!”

        柯尔特辩解道:“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说,您遇刺这件事情完全是一个意外,但是它却恰恰成为了某些主战派用来继续动战争的借口……”

        “快一年不见,你的口才倒是越来越好了,不过我现在没兴趣和你讨论究竟谁该为战争的继续进行来负责,我只关心你是否接受我的要求,否则我将很难在将士们面前立足!”

        听到齐格菲尔德前所未有的严厉语气,柯尔特几乎是绝望的抬起了头,但是当他与齐格菲尔德的目光相接时,却看到了一缕暗藏的无奈,他下意识地愣了一下,才极不甘心的说:“这件事情太突然了,请您给我点时间考虑一下好吗?”

        齐格菲尔德毫不迟疑道:“不行!你现在就必须给我答案!如果你坚持要和多丽丝在一起,那就去军事法庭接受审判,我也会去向阵亡官兵的遗属们请罪,但是你如果选择了和她离婚,那么我会去请求元对你进行赦免,这样你就可以回到德国军队和我的身边,何去何从,你自己考虑吧。”

        柯尔特咬着牙想了半天后,脑袋突然软绵绵的耷拉到胸前:“元帅……我……我和她离婚……”

        “我还以为你会为了爱情坚持到底,原来你也有现实的一面。”戴维走到柯尔特身边讥讽道:“不过这样也好,和你一起服役的兄弟们有的已经当上了将军,你现在开始追赶还不算晚。”

        柯尔特一声不吭,但是人们却可以感觉到他的身体里蕴藏着一股屈辱的火焰。

        齐格菲尔德知道柯尔特心里的委屈,但是他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去安慰对方:“戴维,虽然柯尔特已经做出了选择,但是能否获得元的谅解却还是个未知数,所以我想让他去阿尔海姆监狱和那个刺客呆在一起,一方面他可以在那里反思错误,另一方面也可以替我出口气。”

        “什么?要我去阿尔海姆监狱和那个刺客住在一起!”柯尔特难以置信的盯着齐格菲尔德。

        齐格菲尔德白了柯尔特一眼:“他差点要了我的命,还打乱了我的和平计划,所以我当然不可能轻易地放过他,你闲的时候就替我使劲的收拾他,就当是替我出气了,不过也别下手太重,因为我得让这家伙生不如死。”

        戴维扫了齐格菲尔德一眼,又盯着柯尔特脸上木讷的神情看了半天后,不由微微一笑:“这倒是个好主意,我现在就去安排。”

  https://www.sgxsw.com/sougou/144/144052/425389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gxsw.com。搜狗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sg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