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狗小说 > 影山庄 > 第六十三章寻计

第六十三章寻计

        “母妃,父皇真的从今日起罢朝修道?”陈康急匆匆地赶到柳贵妃的宫殿。

        柳贵妃点头,“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父皇,近几年来越沉迷修仙练丹药。前几日金太公从辽东送来一个炼丹炉,还送来一位道士。你父皇与那道士密谈几日,现在对那道士可谓言听计从,这不连朝政都不管了。”柳贵妃哀怨。

        陈康戚眉沉思了一会儿,边走嘴里边念叨,“这可怎么办好,怎么办好?”

        “母妃也着急,可是你父皇下命,除了他召唤,谁都不许私自去见你父皇,哎。”她长叹一声,本来她想仗着皇上的喜爱,不时在皇上耳边吹吹风,也能为儿子和母家争取些利益,这下可好,连皇上的面都面不着,还怎么说上话。

        这时一个太监匆匆忙忙地从殿外赶过来,在贵妃耳边说了几句。

        陈康着急地问:“是父皇那边有什么动静吗?”

        柳贵妃揉揉太阳穴,冷笑一声,“你父皇召见了丞相和顾国公,将权利下交给他们,还让他们辅佐太子。看来你父皇是不会动摇太子之位了。”她笑她自己,这么多年的苦心经营,步步惊心,还是抵不过人家的是嫡是长的身份。

        陈康面露难色,但又想了一会儿,“丞相和顾国公也没有明确偏倒太子那边,一直以来从来不参与党派斗争,说不定父皇将权利交给他们是深有别意呢?儿臣这就去找丞相,探探他的口风。”

        柳贵妃却说:“先别去,陛下召见他们的消息一定很多人知晓,现在围在丞相府外的人肯定很多,你怎么知道你父皇不会派人监视呢。康儿,越是这个时候越要沉住气。”的确这么多年的相伴,柳贵妃已经对皇上心思的琢磨已经非常透彻。

        “难道儿臣现在就什么都不做,眼睁睁地看这天下归于太子。母妃,您要知道,一旦太子登基,儿臣一定会被配到荒蛮之地做一个藩王,到时候再想见您一面,可就难了。”

        柳贵妃的泪水已经在眼眶打转,但她强忍着,目光如炬,“母妃不会让这一天来临,不会与你母子分离。”她突沉思一会儿,突然想到,“康儿之前不是还很得意说得到卧龙相助,要不你想去问问那个太湖先生,或许先生会有好法子呢。”

        这句话倒是点醒了陈康,他微微松了一口气,“是,儿臣既然把此人忘了。母妃,此人谋略过人,之前父皇交给我准备太后寿辰之事,就是朱先生一直给儿臣出谋划策,儿子才能得到父皇的肯定。”

        “如此甚好,你先去问问,我们再做商议。”柳贵妃也才缓下神。

        “是,儿臣就先告退了。”

        “去吧。”

        ~

        出宫后,陈康快马加鞭独自一人前往太湖,拜见朱先生。

        进入朱先生的草庐之中,就闻到一股兰花肆虐的香味,门前的小僮早早就在草院中相迎。

        “先生,命我在此处迎接贵客,没想到是殿下大驾光临。”

        “哦?朱先生已经预料到本王会来拜访,特地命你相迎?”

        小僮行了一个礼,没有回答他的话,右手指示,“殿下请随我来。”

        陈康也无多言,跟随小僮进入左室。只见,屋子里已经焚上香炉,煮水的小炉子还在鸣鸣作响,想是水已沸腾。

        “殿下请坐。”说完小僮就上前用粗布覆盖在滚烫的炉子柄手上,将炉子拿起搁置一旁。

        陈康顺势盘腿而坐与桌前,问,“先生是否在休息?”

        小僮从一个青花陶瓷容器中掏出一勺茶叶,“一个时辰前先生采风而归,现正在沐浴更衣,还望殿下品一杯岩茶,耐心等候。”

        陈康这才放下心来,微微露出笑容,“有劳了。”

        过了一会儿,朱敬之才缓缓而至,对陈康行礼,“拜见三殿下。”

        陈康见到他来,立刻起身相迎,也回了一个礼,“先生近况可好?”

        朱敬之一笑,坐在主位之上,小僮则退之一旁,也为他斟了一位茶。“托殿下洪福,老夫身体健壮。”

        陈康也坐在席上,与他相对,作辑而言,“本王此次前来,是要感谢先生之前为本王出谋划策,让本王赢得父皇的认同。”

        朱敬之摆摆手,“诶,老夫不过雕虫小技而已,还是三殿下自己做的好,才能赢得陛下的欢心。”

        “先生太过谦虚,本王此次前来略有匆忙,感谢之礼已在后头。”

        朱敬之摇头,“老夫只愿做一名隐士罢了,尘世之物与我何干。”

        陈康也是想了许久都无法想出到底要送朱敬之什么礼物才能够得到他满意,但此礼又不得不送,后来门内宾客给陈康出一计谋,说送一些崇安特产必得欢心。

        “本王自知先生之心,想到先生已经许久未归故乡,而正巧一商人从崇安而来,本王便向他讨要了一些崇安特产。都是一些不值钱之物,还望先生不嫌弃。”说完,陈康就用双眼打量朱敬之,想看看他有何反应。

        朱敬之点头,“殿下有心,老夫恭敬不如从命。”

        陈康这才安心,开始深入,“本王刚刚听小僮之言,是先生命他在草院中等候贵客,不知等候的是否是本王?”

        朱敬之笑着回答,“老夫这陋室,除了殿下愿意屈尊前来,应该没有哪位贵客愿意光临。”

        “先生说笑,能得先生相助,是本王我的荣幸。”他又试探,“先生怎知本王今日会来?”

        朱敬之拿出扇子摇晃一番,“老夫采风而归时,看到殿下的手下来老夫门前探望,所以老夫就想可能是殿下要来了。”当然还有一点,影山庄早就派人将朝中消息告知朱敬之,所以他笃定目前最过于着急之人就是三殿下,而他一定会前来询问计谋。

        陈康恍然大悟,原来如此,这才放下警惕,面露愁色,“先生有所不知,今日父皇下令从今起罢朝,潜心修道。还将大全交与丞相与顾国公,父皇还说。”他停顿一下,“父皇还说,让他们共同辅佐太子。先生,您瞧父皇这意思是不是放权给太子让他监国?”

        朱敬之用冷静的语气问,“陛下还说了什么没?”

        “对,父皇还召见了御史大夫。一共就见了丞相,顾国公和御史,其余人等需得父皇诏令才能面圣。”

        朱敬之沉思一会儿,“陛下这几年沉思与修道之中,如今罢朝修道不足为奇。丞相、顾国公和御史大夫都是陛下最为信任之人,将此事交付他们最能让陛下安心。”

        “本王想知道父皇是不会在动摇太子之位了嘛?”陈康焦急地问。

        “太子之位?陛下还牢牢地握着御史,说明陛下虽一心向道,但东朝依旧归与他的手中,所以陛下不会让人威胁他的权利他的皇威,即使是太子也不行。”

        陈康终于明白,“听先生一言,本王顿时惊醒,是本王愚钝。”他在内心已经开始筹划,如何让太子犯欺君之罪。

        “殿下谦逊了,不过如今依旧太子手握大权,即使殿下想让太子出些差错,有金太公在后头守护,陛下想必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朱敬之一语点破他的小心思。

        陈康一惊,感叹朱敬之的神奇,又行一礼,“在下愚钝,还请先生赐教。”

        朱敬之缓缓道来:“三殿下不必自己出面,只恐金氏家族将矛头对准您与贵妃母家。不如引荐六殿下,让六殿下吸引他们的目光,引金太公出现,只有将金太公来金陵,来皇城脚下,才能借用陛下之手除掉金氏,除掉太子的后山。”

        “老六,他能行吗?”

        “自古得民心者必引在位者心慌,殿下何不放手一搏。”

        陈康想了想,突然开心大笑,“先生好计谋,不愧卧龙在世,本王已茶代酒敬先生一杯。”

        朱敬之也微微一笑,一饮而尽。

        今晨刚醒,宫内的太监就急匆匆地来到平王府宣平王入宫面圣。从那日大婚后,皇上从没召见过他,此番恐是大事,因此陈奕不敢怠慢,立刻跟随公公进宫。

        进宫途中,只见天空湛蓝清澈,几朵白云飘荡,柳絮飞舞,一只喜鹊在枝头叫唤。那公公笑着对陈奕说:“殿下这是要有喜事啊。”

        陈奕回以微笑,“借公公吉言。”

        进入皇宫,王公公早就在宫门等候多时,他领着陈奕来带皇上打坐的宫殿,陈奕行礼,“儿臣拜见父皇。”

        皇上坐在榻上闭目养神,口中不知在念叨何话,过了好一阵,他才缓缓地睁开双眼看了他一眼,“老六来了啊。”

        “是,父皇。”陈奕跪在榻前,再此行礼。

        “嗯,朕今唤你而来,是有事交待你去做。”皇上顿时眼神变得犀利,观察他的神情变化。

        陈奕仿若平常,依旧低头,“请父皇吩咐。”

        “为父要你去南方等地替朕巡视一趟。”

        陈奕略感惊愕,不知父皇此意为何,但也无法不从,“是,儿臣遵旨。”

        “你就不问朕为何让你去那些地方走一趟?”皇上松下身子,整整坐姿,对他必恭必敬的顺从倒有兴趣。

        “任命之事自有父皇定夺判断,儿臣谨遵圣意。”陈奕作辑。

        皇上却大笑,“好一个谨遵圣意。其实这次巡视朕本是准备命他人去的,不过朕要闭关修道,京城内有些人走不得,而太子也需监国。所以朕本想从你们几个皇子中选一个前往,正巧老三向朕举荐你,朕遂让你试试。虽说你在北疆有些战功,但巡视之事不若战事,亦不比战事轻松,你可想好?”

        陈奕这才如梦初醒,浙江、江西这些地方都是东朝命脉之地,不仅地势险要,还把握东朝经济命脉。但他没揣测出父皇要让他怎么巡视,只是给地方贪污官吏敲打警钟,还是有更深层的含义?这样看来,父皇似乎已经询问过几位皇子,无人愿接过这烫手山芋,才召唤自己。要不要接下这巡视大臣之责?

        他微蹙的神情思索一番,突然眼中亮出闪光,团迷雾消散。去,一定得去!于是俯接旨,“儿臣愿为父皇排忧解难。”

        皇上兴奋地站起,眉毛微弯,“好,甚好甚好!你若能将此事完成,朕必有大赏!来这是朕的令牌,拿好。”

        陈奕双手接过令牌叩礼,“父皇,儿臣不要赏赐,不过儿臣有一困惑,等儿臣顺利回金陵之时,还望父皇能够为儿臣答疑解惑。”

        “好,等你归来朕设宴款待,到时无论是什么难题朕都替你解答。”皇上没有深想他的疑团是什么,只是为眼前这位被遗忘的儿子感到欣慰,他何尝不了解其他皇子委婉拒绝的缘由,不了解此次出行的水有多深,危险有多少。也是,只有派陈奕去,他才放心,放心自己的天下,也放心其他儿子的安危。

        其实此次皇上想要派人去这些地方巡视,一个主要的契由是因为他想要在金陵大肆建造道观和修道宫殿。皇上唤来户部尚书和工部尚书与其商议,工部尚书说皇宫旁有一块地可以施工建造,但户部尚书摇头说无法动工。其原因是国库紧张,无法支付开支。皇上这才惊愕,他那如此繁华的东朝怎会到无银两的地步。

        户部尚书解释道,近年边防吃紧,花费不少军资,去年天灾不断,又拨了许多银两救助百姓。而国库收入却连年递减,连收成好的南方等地,地方上报入库的粮食和银两都减少很多。

        皇上听闻勃然大怒,有天灾之地,收成不好尚可谅解,风调雨顺之地怎能浑水摸鱼一同要求朝廷减少他们的赋税,这些地方官吏占着离金陵遥远,有士族权贵撑腰就敢如此猖狂,都要反了不成。他本想下令增加赋税,以应建宫殿之资,但恐众臣反对,反而将道观之事耽搁,倒不如派人去巡视一番,让地方官员和大商户收敛收敛,也让他们知道这东朝到底姓甚名谁。

        ~

        陈奕怀揣着心思回府,阿森却上前告知他一个好消息。原来父皇曾想建造道观和宫殿未果才派人巡视地方,他眼中的目光才渐渐清澈,知道父皇的意思就好,因为如此一来,他也能知晓父皇想要让他做到如何地步。

        “阿森,你去收拾行囊,明日一早你与我一同启程前往浙江。”

        “是。”阿森问,“这是皇上的旨意吗?”

        陈奕点头,“父皇命我前往南方巡视,你随我前往。”

        阿森又问,“殿下,就咱们俩?既然是皇上的旨意不如多派些人手,一路上也有照应。”

        陈奕眼神黯淡,摇着头说:“无需,真要有什么变故,多些人也无济于事。你倒是加派些人手守着王府,交待阿力看守好王府和封地。”

        阿森行礼,“是,属下这就去办。”

        阿森还没提脚离开,就看见沈子环哭哭啼啼地从月苑从来,看到陈奕哭声更大,“殿下,殿下,殿下你可要为妾做主。”

        陈奕黑下脸,略有嫌弃,三天两头的哭闹,她也不嫌累的慌。“又为何事?”

        沈子环跑到他身边,拉着他的衣袖,泪若梨花,好不可怜,“殿下,是姐姐,她欺我。”

        陈奕无奈地撇开她的手,退了一步,“王妃将你如何了?”

        “奕哥哥,我只不过在姐姐院子中,看到一个奴婢不守规矩,责罚她两声,没想到姐姐知道后却生气地指责我。殿下,我这么被姐姐欺负,府中的奴婢们都不把我当作主子瞧了,你要为我做主。”她边戚边说,用手巾擦拭硕大的泪珠。

        陈奕轻叹一口气,他当然知晓沈子环将自己的飞扬跋扈轻描淡写,只说自己有利之处。“本王奉旨明日离开金陵南下,平王府中的所有事宜都交与平王妃打理,你们都要以平王妃为尊,听王妃之言,听到没?”他这话冲着院子的奴婢小厮侍卫们说,但实际上是说与沈子环一人听。

        众人拜跪,“是,殿下。”

        沈子环见众人都下跪,她嘟着嘴不满地行礼,“是,殿下。”

        陈奕这才看她,“听到本王说的了,本王不在期间不准胡闹,就待在你的院子里不准随意出入其他地方。”说完他就离开,留下沈子环一人在后头跺脚。

        ~

  http://www.sgxsw.com/sougou/179/179643/341989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gxsw.com。搜狗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sg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