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狗小说 > 贞观唐钱 > 第一千零三章 招生前夜

第一千零三章 招生前夜

        正月初九的傍晚,学院灯火通明,两支队伍分别从男女两院走出,男院已钱洛为,身后教习身着青色唐衫,显得十分朴素。而女院已钱欢为主的教习则一身黑白相间长袍,头戴学士帽,气势富贵前卫。

        房遗爱,狄仁杰,李恽,李等人隶属于男院。

        东阳,武媚,徐惠,钱矜,舒曼等教习则为女院教习。

        两支队伍在山门前汇合,李泰对众人点点头,随后所有教习,包括钱洛在内,纷纷起身面向后山,同时鞠躬施礼。

        随后李泰高喝。

        “前往城门,验考大唐学习,招入琢玉学院。”

        时隔多年,准备数十日,琢玉学院终于开始重新招募新生。

        学院规定每年正月初十日出后招募学子,但这是对外的宣称,其实在正月的第一日开始,学院的所有人便开始着手准备招募学子之事,初九夜晚开始前往长安城门前等候,学子万里求学,经受严寒,琢玉学院提早准备一晚算不了什么。

        而且如今琢玉学院重开山门招募学子的事情在大唐已经可以挤入朝中要事的行列,如今也不在有人质疑琢玉学院的教学方式。

        在学院教习下山的时候,慧庄的百姓已经钱家的人纷纷赶来街道上围观,

        尤其是独孤怜人,看着钱欢一身黑白长袍的俊朗样子一阵沉醉,趴在裴念的肩膀上小声呢喃。

        “夫君怎么可以这么英俊,身着战铠便是威武将军,此时这般儒生穿着,啊!念念,我不行了。”

        裴念嫌弃的推开独孤怜人的脑袋,看着在面前经过的钱欢,嘴角不由浮现一丝笑意,只不过是对着武媚和裴念,至于钱欢,他什么模样裴念没见过,此时对他已经没有什么可惊讶的了,看着钱欢离去的背影,裴念低头叹了口气,转身回到房间。

        晚上会很冷吧。

        与此同时,一支千人军队在皇宫走出,前往长安城门处,这是李承乾派出的长安禁军,他们负责维护城门前学子的安全。

        当钱欢等学院教习赶往城门处时已经快到了深夜,但此时的城门前十分热闹,一辆辆马车从城门处排出很远很远,足有几百辆之多,负责安防的将士不断在长安城外巡逻,方圆百里内不准出现任何有伤学子的危险出现。

        众人来到城门前站好,钱欢不由的牢骚。

        “让你们不借钱给我,现在好了,在这里冻着吧。”

        几个丫头不理会钱欢,聚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说个没完,这是她们第一次参加学院招生事宜,虽然天气寒冷,但她们的心是火热的,因为大唐的女人不在是依靠男人才能存活的人了。

        钱洛与钱欢因为前不久的争吵相互不对付,李泰带着学院招生计划去了皇宫,一时间钱欢显得有些无聊,特么的一个上前和搭讪的人都没有。

        就在钱欢放弃与人交流的时候,身旁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当年学院第一次招生的时候只有四个人,两位老院长,剩下的便是你我。时光葱过,如今四人四剩下你一人再此了,怕你孤单,来陪陪你。”

        钱欢扭过头斜视身旁的许敬宗,斜视片刻后轻声道了一句。

        “矫情。”

        许敬宗哈哈大笑,此时距离天亮还有三个时辰,不知许敬宗又在何处取来几倍热茶,钱洛一杯,钱欢一杯,惹不起武媚与东阳,再次分给二人,剩下的一杯窝在手中,看着远处缓缓走来的孤身学子,或是停在城门的马车。

        许敬宗不由骂了一句操蛋的世道,钱欢对此只是微微一笑,这世道的确操蛋,而他所做的便是极力去改变这个时代所带给百姓的困处,至于能改变多少,这些钱欢不在乎,因为他毕竟为了这个国家努力过。

        天快亮时,裴念乘坐马车来了,取过一件件厚实的大衣分给门前的教习等人,钱欢本以为裴念会为他穿上大衣,但结果证明,他想多了。

        裴念亲手将大衣给几个丫头穿好,尤其是钱矜与东阳两个丫头,裴念将绿色大衣套在钱矜的身上后,笨拙丑陋的样子引起钱矜的噘嘴不满。

        裴念伸出手掐了一下钱矜的小脸,随后慈爱的整理着她的衣领。

        “别顽皮,清晨时会特别冷,不许偷偷脱掉,还有你们几个丫头,冷了就去马车中喝点热茶,真不知钱欢是怎么想的,这么冷的天折磨你们这几个可怜的孩子,但你们别怪他,他受的苦太多了,所以感觉不出这是在折磨你们,乖,听话。”

        钱矜心不甘情不愿的点点头,偷偷转过头看了一眼与许敬宗谈论大笑的爹爹,不由好奇问道。

        “娘,我爹他都受了什么苦?女儿怎么感觉他没心没肺的。”

        裴念笑着敲了一下钱矜的脑门,随后转身离开,见裴念走了,走向了钱洛,轻轻站在钱洛身后,将一只暖手炉递给他,轻笑道。

        “你与夫君关系错乱,妾身也只好直呼你的名讳。”

        钱洛那招牌般的轻笑再次露出,摇了摇头示意随意就好,裴念也是微微一笑,站在钱洛身旁轻声叹息。

        “妾身知晓夫君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或许从前不知,但一同生活了快四十年,也会感觉出一些不同,你应该去过妾身夫君的世界吧,应该很神奇吧。”

        这一次钱洛的表情有些震惊,他如何也想不到裴念竟然会猜出这些东西,抱着暖炉沉默许久后点了点头。

        “我去过,三日梦境而已,但不论钱欢来自于何处,他对你的好,世上难寻。”

        裴念露出一抹幸福的微笑,伸出手将吹乱的丝盘在耳后,再次道。

        “他这一辈子太累了,为皇家,为兄弟,为长辈,为妻妾,为子女,为天下百姓,如果他哪里有得罪了你,请不要与他计较,日后来寻我,妾身会为他抗下所有罪过,包括生命。”

        本是一句十分感伤的话却引来的钱洛的哈哈大笑。

        “裴念啊裴念,洛不由的羡慕钱欢,难怪他可以肆无忌惮的在战场杀敌,悍不畏死,原来家中有你这般贤内助,你放心,我不会将钱欢的辛密泄露给他人,包括那几个弟弟,但也有一个请求。”

        “但说无妨。”

        “内个,在学院附近给借给我一间房子吧,李坐地涨价,我那几个兄弟还没有一个容身之处。”

        裴念走了,回到了马车中,他答应了给钱洛一个住所。

        钱欢见裴念回到了马车中,一溜烟跑到钱洛身旁,一脸急切的问道。

        “我媳妇和你说啥了?有没有提起我?她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钱洛,我知道你计谋玩的好,你别藏着掖着的。”

        钱洛淡淡一笑。

        “裴念只提起你一句,她说,如果你此时此刻滚到马车前,她便原谅你。”

        钱欢看了看马车,在看了看钱欢,咧嘴大骂。

        “你他妈的骗我?”

        “哈哈,你还不。。。”

        傻字还没说出口,钱洛现钱欢已经弯下了腰。顿时哈哈大笑,而此时钱欢也知道他被钱洛骗了,一脚揣在轮椅上,钱洛整个人躺在冰冷的土地上,怒视瞪着钱欢。

        钱欢看这钱洛的样子歪着脑袋想了想。

        “火炉给我,我服你起来,许敬宗那家伙快要冻死了。”

  http://www.sgxsw.com/sougou/177/177467/401314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gxsw.com。搜狗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sg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