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狗小说 > 山洼小富农 > 第585章 清官难断家务事?

第585章 清官难断家务事?

        中二霸王猇欢脱的一直追到了村子的入口岗亭,这才甩了几下尾巴停住了脚步,站在岗内冲着这些人吼了两嗓子。

        站在外面的陈家众人就是这样还又跑了好几十米,一个个的停下来的时候直接全都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喘着大气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队伍中的老头子差点儿跑的翻了白眼。

        “大家别慌……它……停住……不出……出来了!”一个壮实的中年汉子喘着了一会儿粗气说道。

        现在队伍中居然是几个中年汉子的体力最好,一个个十大几岁快二十的半大小子,现在居然没一个坐着的,全都躺到了地上,喘气如牛的一看就知道平时疏于锻炼,一个个看着年青但是体力还不如父辈。

        一帮子老娘们就不用说了,和老头一样一边喘气一边翻白眼,差点儿跑死过去。

        门岗中这时走出来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冲着外面的陈家众人说道:“这就走了啊,不送!”

        嘴上说的客气,不过众人还是从他的脸色中看出了不屑,只不过现在大家都还没有喘均气,一时间没有办法和他磨嘴皮子。

        霸王猇这边也有点儿追累了,现在整日的吃完了睡睡完了吃,身体上的膘长了不少,跑了这么一段,它也有点儿气喘,现在只得扒在门岗的自动门上,伸着脑袋望着这帮子还畏惧自己的人。

        一猇群人就这么相互盯着看了差不多十来分钟,霸王猇觉得无趣之极,这才调头漫步走回到了自己睡觉的地方,也就是温家村的商店。

        陈家众人一看到霸王猇走了陈家众人这才一个个的回过了神来,一下子就像是充满了电似的,跑到了岗亭前面要求里面的人放自己进去。

        唰!里面一身制服的小伙子拉开了窗户:“通行证!”

        “什么通行证!”站在前排的妇人大声的喝问道:“早上来的时候可没人管我们要通行证,温世贵这小子亲自领着我们进去的!”

        一边说着妇人一边把自己肥硕的胸脯拍的咚咚直响,胸前那一坨级大的肥肉,看在坐在岗亭里的小子直想吐。

        “那你打电话叫世贵爷爷过来再领你们!”坐在里面的小子直接给了她一个卫生球眼。

        乡下的妇人别的不能,这打滚撒泼的本事那真是一完一个溜的,直接这么就一把揪住了小伙子的脖子大声的说道:“凭什么不上我们进,我外甥今天娶媳妇,我们是来贺喜的……”。

        小伙子这边也不是第一次见这情况,直接拿起自己的手边的杯子,啪的一下就砸到了妇人抓着自己的手,妇人一吃痛,立马就放开了。

        “在我们这里耍横!”制服小子这边颠着自己手中的怀子说道:“你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快点儿滚!你还好意思说是叔爷的舅家?十几年没有见过你们给叔爷送过一粒米,这特么的世上还有你们这样的舅家?现在看着叔爷这边日子过的好了,就腆着脸凑上来了,特么的我们温家村欠了你的,滚!再不滚老子就放狗了!”

        “年轻人你怎么说话呢!”立马就有人跳了出来,伸手指着门岗里的制服小伙说道:“我们是客人!”

        “你这样的还自称客人,你是要饭的么?出了两百块钱一家人占了三桌,就你们家的钱金贵是不是?”

        “关你什么事,又不是吃你家的,我吃我外甥家的饭,他还没有话,你说什么说?”人群中一个妇人跳着脚说道:“快点儿放我们进去!”

        “要么你有通行证,要么你再让哪一位有脸面的族爷过来接你们!”制服小子笑着又道:“要不你们有住宿证也可以!”

        “什么住宿证?”人群中有人问道。

        “就是在咱们这里包下房间的证明!”制服小子说道。

        “得多少钱?”人群中有人想着今天反正也要住上一宿,于是不由的问了一句,当然了这个钱他可没有想着出,他心里盘算着是今天见到了温煦之后让温煦出这个钱,自己这些人不是老舅就是老表的到了这里贺喜来了,他温煦出个住宿费那不是应该的么?

        这事儿就算是自己不说,他温煦要是个懂事的人就该自己张这口才对!

        “那得看你们要几间了!”制服小子一听这帮子小气鬼中居然还真有人问,于是笑着回了一句。

        这人数了一下有几家,想着大人小孩挤一挤,有个四间就差不多了,于是伸手说道:“四间!”

        “一晚上五千四!”

        说完制服小子就一脸贼笑的望着这一帮子小气鬼。

        听说住一晚上店就要五千四,一帮子大人都把眼睛瞪的和牛蛋一样大,愣是半天没有回答。

        “五千四!四个房间你们是抢钱啊!这世上哪有这么贵的地方,莫不是你们的屋子是金子打的不成!”老头立马像是屁股上被人扎了锥子一样跳了起来,在他看来住一晚上的店就要废掉一头牲口的钱,这简直就是要他的老命啊,既使这钱最后想让温煦掏,他的心里也疼啊。

        “要不要住?”

        其中那个尖嘴猴腮的中年人说道:“那给来两间!”

        他想着是先混进去再说,不进去那还搞个毛啊,这一次过来,哪家不是抱着大希望来的?谁不想着让这个外甥给找个好工作,不说别人就拿他自己来说,他心里也想着让温煦把自家的两儿一女工作给安排了,也不要多,和温家村的小子们一样,去大明珠上个班,一个月拿个万把块,如果孩子安排了,温煦这边答应的快呢,自己这边也想讨个轻巧的活儿,看个大门啦,干个保洁啦都行,一个月也不要多比照着孩子来就行了,就算是少一些也是可以接受的。

        “钱呢!一共两千六!”制服小子查了一下自己面前的电脑,装模作样的看了一下就把手伸了出来,一边伸一边还笑着说道:“你们真是运气,现在正好还空出了两间!”

        这些人就想着空手套白狼来了,哪里会在身上带钱,就算是带了钱也不过就是来回的车费,一帮子人凑在一起也凑不出个六百的零头来,哪里有钱给两千六的房费。

        “住房都是后交费,哪有先交费这么一说!”尖嘴猴腮的男人立马板着脸说道。

        他这么一说,一群人于是跟着应喝了起来,现在大家也都明白了,再指望有人带自己进村那是不现实了。

        “我们这里就这样,爱住不住!”制服小子说道。

        “你以为我就没有办法了!”

        这帮子没脸没皮的什么事情干不出来,不让进,那还不简单么?爬墙翻过去呗!

        立马就有人伸手想翻过电动门,谁知道这边两个小子刚翻趴在了电动门上,立马眼前一黑觉得什么东西敲在了自己的肩上,把自己从电动门上砸了下来。

        “出去!”

        几个板着脸的晒的黝黑的便装年轻人每人的手中一个长警棍。

        “打人啦,打人啦!”

        这帮子人无耻是无耻不过看脸色的功夫那真是一等一的,要没有这本事在乡下玩无耻早就被人打死了,他们很快明白这三人真的是会动手的,身上泛着一股子冷竣的劲儿,这可不像他们评价的温家村小子阴阳怪气的。

        被猴子挠坏了衣服,而且现在两个小伙子被人打摔在了地上,一个手臂一个脸都花了,立马就有妇人坐在地上放声大嚎了起来,一边嚎一边还呼喊着:“我滴个天呐,我滴个妈啊,这还是不是党的天下了,大白天的欺负我们这些穷人啊,嫌我们穷,这亲外甥都不见待啊,我可怜的姑姑咧,你死的太早啦,您要没死,我这哪里受这份气哇,我滴的姑姑咧,外甥女想跟着你一起走了哇……”。

        这边一个坐在地上,伸出双手拍着地大声的嚎道:“我的个表哥啊,你这走的太早了哇,你这一走咱们这是断了亲啦!”

        唱到这里原本妇人想着吐糟一下温煦,但是一想,要是这边骂了,温煦心里能不气,自家闺女的工作还得指望这个外甥呢,于是立马声调一转,开始骂起了温家村的人:“温家村这一帮子势力眼啊,现在我吃个外甥的喜酒都不让进呐!我的个老天爷啊,你开眼看看吧,这是什么世道啊……”

        你还别说,这妇人哭起来还真的有一套,愣是把这些话哭的跟唱的一样,还带着韵律的,有点儿像是现在专门哭坟人,就是别家老人死了,给些钱这些人就负暴代替孝子孝女哭,那家伙哭的叫一个专业啊,愣一听还以为真是伤心过度了呢。

        三个战士只要他们不动就没再有别的动作,转身回到了岗亭里,温家村的制服小子,则是乐呵呵的像是看戏似的一边瞅一边乐。

        “报警,报警!”终于有一人想起来了。

        “对,打11o”立马就有人附和起来。

        于是这帮人就开始拨电话了,电话一通立马说自己这边被人伤了。接警的一看,这特么的了不得了,温家村有人斗殴!现在县里或许有人不知道温煦结婚,但是有点儿头脸的都知道周书记今天来温家村喝喜酒了,而且是明目张胆过来的。

        县局那边一接到报警,觉得那还得了?周书记这是有危险呐!于是前面两辆普桑开道,后面跟着三辆小面包,载着二十位干警拉着警灯呜呜就过来了,原本要四十来分钟的车程,愣是在十五分钟之内给赶到了。

        这效率神了!

        一到了村口,就现一帮子‘静坐’的,堵在温家村的大门口,而温家村的大门紧闭,岗亭里还有人看热闹。

        “怎么回事啊!”

        从普桑上下来的是县局的局长,看到这样的情况立马问道:“怎么回事?”

        这位麻利的出现可不是为了喝温煦的酒,完全是为了周书记来的,要是不会抓这空档和新来的周书记接触一下,那局长大人才白当了这么多年的官呢。

        “警察同志,我们被……”

        “警察同志,他们欺负人……”

        陈家一帮子人立马乱糟糟的开始说了起来。

        “一个个的说!”局长大人气势很足,喝了一声之后,现场立马安静了下来。

        陈家众人这边找出了一个口齿清楚的,不是别人就是尖嘴猴腮的那位。

        你还别说人长的丑归丑,这嘴可不是盖的,两三分钟就把这事情给说清楚了,当然了他说的肯是陈家众人都是棒棒哒!温家村都是势力眼,坏坏滴!

        作为局长水平自然是有的,于是对着岗亭里的温家村小子问道:“你来说说!”

        岗亭小子也不认识县局局长,他的级别也能够认识个干警,离着局长还十万八千里呢,所以他的话就很直接,只听他撇了下嘴:“太叔爷去世的时候,这帮子人一个没出现,连个毛票的帐都没有上过,不就是看叔爷一个一个孤子,怕沾上了嘛!快二十年没有连系的亲戚,现在听说我叔爷这边达了,立马凑了上来。说我们温家村人看不起你们,那特么的你们做点儿让人看的起的事来,一口一个外甥结婚,一口一个血缘至亲,你们特么的干动嘴啊,你去四里八村的打听打听,哪个人家外甥结婚,舅舅家拿两百块钱就腆着脸过来吃席的!该舅家做的东西,你们有一样没有?……”。

        局长一听,原来是这种亲戚纠纷,一听到这个他就头疼了,所谓的清官难断家务事嘛!更何况他是来见周书记的,不是来折腾家长里短的,这是片警干的糟活啊!你们让我一个局长干这活儿是不是太欺负人了?

        但是都到了这儿,这事他我不好不管啊,要不马上见到周书记的时候怎么说?说自己把这事儿交给手下在办,自己过来先敬书记两杯?那么扯淡么!

        这事情自己得办,而且还得办的书记满意,那才能显出自己勇于任事的本事来!

  http://www.sgxsw.com/sougou/160/160535/3419799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gxsw.com。搜狗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sg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