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狗小说 > 蚀骨疼爱 > 第028米 给她的教训!

第028米 给她的教训!

        冷承封从她胸前拿出了一盒中华烟,里面大概还有半盒,“枭唯一你还真是长能耐了。”

        枭唯一看着他手里举起的烟,再低头看看自己的胸前,“冷承封你就是个流氓。”

        这男人忒不要脸了,大白天的就脸不红气不喘的袭胸,他想干嘛?

        真以为他是她老公,可以肆无忌惮的吃她豆腐?

        冷承封睨了她一眼,语气冷的不行,“回家我再收拾你,出去。”

        枭唯一咬牙切齿,他还要跟她算账,她还没跟他算账呢,袭胸这条就跟他没完。

        冷承封率先走了出来,看了眼校长出声道,“她的事情我回去会处理,既然学校明天放假,人我今天就接走了。”

        校长连连点头,只要他不追究学校管理不严他就烧高香了,那里还敢追究什么责任,“那好那好,人你带走,开学见。”

        刑康博走过来的时候,正好碰见枭唯一往外走,看到冷承封来到这里,他也没敢多问,“没事了?”

        枭唯一点头,“嗯,我今天就回去了,不用担心记得你说过的话啊。”

        对出去打工这事儿,她是认真的。

        刑康博点点头,“嗯,知道了。”

        身边的冷承封见枭唯一还在回头看着刑康博,抬手拎着她的衣服领子就往楼梯处走。

        校长和李老师见她被带走,心里的担忧也落了下去,这孩子自打来到学校,就没让人省心过。

        被拎到寝室的枭唯不悦的皱眉看向冷承封,“我说,还不放开?”

        冷承封指着她的行李箱,“除了这个还有什么要拿?”

        “被褥算不算?”

        “将你要拿的收拾好,回家。”

        枭唯一白了他一眼,冷着脸给谁看呢,她抽烟怎么了,又没花他钱,要他管?

        冷承封看到她不服气的样子,倒也没开口训斥,只是强忍着脾气在等,等回家之后再好好的跟他说道说道。

        枭唯一慢吞吞的收拾好行李,“收拾好了,就这些,不过尤曼宁还没回来呢,怎么着也得跟她打声招呼吧?”

        “不是有手机么,留条短信不一样。”

        “那能一样么?”

        冷承封面无表情的道了一句,“我说一样就一样,废什么话?”话出口的同时,他已经拿着东西朝着外面走去。

        枭唯一气的脸色铁青,却毫无办法,只能抬脚跟了上去。

        一路走出校园上了车,两个人都一生未吭,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枭唯一,虽然手里拿着手机,其实是在做心理建设。

        想着回到馨园之后,如何应对这个冷酷的男人。

        ——*——

        回到馨园,冷承封将车子停好,看了一眼一直捧着手机在看的枭唯一,“下车。”

        枭唯一推开车门下车,东西也没拿抬手抿了抿衣襟,大步朝着别墅内走去。

        冷承封拿上东西,他告诉自己一会儿先不要发火,有事一定要好好说。

        毕竟这段时间他不在,是他没能好好的照顾她,这是他的错。

        抱着这样的心态走进别墅,看见沙发上的枭唯一时,将东西放到一旁,然后坐到她的对面,语气微微缓和的问道,“为什么要吸烟?”

        枭唯一见他语气还不错,自己也跟着露出笑脸,“不为什么就是想知道那是什么味道,所以就吸了一根。”

        “谁带给你的?”

        “自己出去买的。”这的确是她自己出去买的,在学校里除了刑康博还有尤曼宁,她还真没跟什么人有过多的接触。

        “你的意思是,你偷偷的溜出去买烟抽,为的就是想尝尝它的味道,对么?”

        “没错,可以这么说。”她能说啥,起初她真的很好奇那是什么味道。

        因为她发现好几次,有的同学会顿在厕所里,有的同学会躲在校园外面的某个角落抽烟,还有的女同学拿它来让自己身上长出疤痕,所以她觉得这烟好像被很多人喜欢似的,跟着自己也想试试它到底有着什么样的魔力。

        于是她买来一盒吸第一口的时候,差点没把她给呛死,但后来越吸越觉得有味道,慢慢的她开始吸烟,一天一根,现在一天两根。

        冷承封点点头,“那现在味道尝了,是不是该戒掉了?”

        “为什么要我戒掉,你不是也吸烟?”她知道他吸烟,所以当时对烟产生好奇时,也想到了他吸烟的样子,她觉得很帅气很男人。

        “我是男人,你是女人能一样么?”

        “有什么不一样的,男人和女人早就地位平等了,凭什么你们男人能吸烟,女人不行?”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枭唯一你非逼着我跟你动粗?”

        枭唯一一听,蹭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你还好意思跟我动粗?我问你,你这段时间去哪儿了,为什么不回我短信?还有,你要真不想管我的事儿,你可以直接跟我说,用不着别人来转达。”

        冷承封听见她的控诉,忽然想到了章萍的事情,“我从未不想管你的事情,更没有让任何人来转达什么,我一直没回你短信是因为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做,不能跟外界有一丝一毫的联系。”

        “所以你的意思是,章萍自作主张来对我说的这些?”

        “没错。”

        “那她帮我处理学校的事情,也是你让她做的?”

        “没有,除了给你发过一条短信外,我没和任何人有过联系。”

        枭唯一点点头,忽然明白了,照片的事情很可能是章萍自己搞上去的,然后又假装是她帮她解决了麻烦,目的就是想要卖给自己一个人情?

        “既然如此,那我跟章萍之间的事情你可知道?”

        冷承封点点头,“知道。”

        “你知道,行,那拿来吧。”枭唯一伸出手来,想要跟他要回那两百万。

        其实冷承封还不知道章萍调查自己的事情,他只知道她们两个人见过面,还有那个叫晨朗的赛车手。

        “拿什么?”

        “两百万啊,你不是都知道么?”

        听见她说出来的数字,冷承封眉头一蹙,“说清楚,什么两百万?”

        枭唯一见他一副完全懵逼的状态,忽然怀疑他可能真的不知道这件事情,可是,那他刚才说他全知道?

        感情蒙她呢?

        冷承封见她若有所思,“枭唯一你最好说实话,不然被我查到,后果可就不是这样了。”

        枭唯一想了想,抬手指着行李箱,“在我行李箱里,你自己看吧。”

        冷承封起身走过去,然后输入密码打开,枭唯一傻傻的看着他,“你你怎么打开的,我都还没说密码呢,难道是坏掉了?”

        枭唯一一边说着一边去看她行李箱上的锁,可是明明是好的啊,怎么就让他毫不费力的打开了呢?

        冷承封没回答她的话,而是从里拿出那几张资料,看着上面的种种,眉头狠狠的拧在一起,是谁敢在背后调查他?

        等等,难道说她花了两百万跟章萍买了他的资料?

        冷承封起身拉着她一同回到沙发上,“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你还真不知道,行那我告诉你好了,在你刚刚离开的时候,有人拿着你抱着我的照片,说要两百万,不给的话就让照片曝光。”

        他冷着脸,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控制着早就的怒火,“然后呢?”

        “我倒是无所谓,可我一想你是军人,要是让别人误会你什么那就不好了,于是我答应给他两百万,并且要求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所以来的人是章萍?”

        “不,来的是晨朗,至于他跟那个拍照的人之间是怎么回事,我没问也不清楚。我跟他动手打了一架,抢了他手里的资料,说好他帮我查拍照的人背后是谁,还有详细资料我再付给他两百万。”

        “所以那天你们见面,是因为这事儿?”他知道她们在咖啡厅见面,但为了什么事情他并不知道,不过这点也不奇怪,既然跟章萍有关,就一定是她动了手脚。

        “没错,就是因为这事儿。章萍说了,她调查你是因为想更多的了解你,不要让我因为这件事情,在你们两个人的中间作梗。不过话说回来,我要知道是她在调查你,何必花两百万让晨朗去查?”还寻思能找出什么大鱼来,没想到是条臭鱼。

        “我想知道你这两百万怎么来的?”

        “还能怎么来的,跟晨朗借的呗,你说你走就走呗,你倒是给我留点钱啊,就这么不见人不给钱不回信的,你想过我么?”没钱的滋味太特么难受了。

        冷承封看了她一眼,“我出去一趟。”

        “你等会,你说完了,我还没说呢,你对我做的事情,你是不是该给我个说法?”白白被人吃豆腐,心里不平衡。

        “你想要什么说法?”

        “跟我道歉,然后给点精神补偿,其他的我就不追究了。”怎么说叶吃他的住他的,差不多就可以了。

        冷承封抬手拍了拍她的头,“我只是提前行使我的权利,道歉就算了,精神补偿可以,乖乖在家等我回来,给你带好吃的。”

        枭唯一嘴角抽搐,“喂喂喂,这就把我打发了?我跟你说的钱,不是吃的。”

        冷承封走到门口穿上大衣,“抽烟的事情我可以原谅你这一次,下回被我抓到,我会让你三天没饭吃。”

        “能不能别跑题,我在跟你说钱呢,钱,人民币,毛爷爷。”枭唯一对他一提钱就说别的有些生气,身为男人怎么就这么抠门?

        “等你长大了,钱会有的。”

        看着走出去的冷承封,枭唯一狠狠的躺到沙发上,脚丫子直蹬的嚎着,“啊……太特么可恨了!”

        关上房门的冷承封嘴角一弯,见到她的那一刻,让他思念的心终于有了释放,只是没想到趁着他不在,让外人给欺负了去,现在既然他回来了,那么久该替她讨回点什么了。

        ——*——

        走出去的冷承封开车离开馨园,路上他给章萍打了个电话,约在她上次跟枭唯一见面的咖啡厅里。

        章萍对他约见自己的心思,或多或少的有些怀疑,她在想,会不会是枭唯一对他说了什么,所以他才这么的急着见自己?

        还是说他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听说她帮着枭唯一解决了麻烦,要感谢她?

        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来到咖啡厅,见他已经坐在那里,她平复自己有些激动的心情,笑着走了过去,“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听说你们不是明天才会回来么?”

        冷承封端起咖啡轻抿了一口,“没想到你对我的行踪如此了解。”

        一句话让章萍的心漏掉一拍,“我这也是听我爸爸说的,对了,你不在的时候,我见过枭唯一了。”

        冷承封眉头微挑,放下咖啡杯,“见过?说了什么?”

        “没说什么,正巧在这里遇见,不过你回去说说她吧,她跟那个叫晨朗的赛车手混在一起,我说了她两句,她很不高兴的就走了。”她想要先试探一下他的反应,看看他的态度。

        冷承封再次拿起咖啡杯抿了一口,他虽然跟枭唯一接触时间不长,但她还不会编排出这么有鼻子有眼的事情,而且她虽然调皮捣蛋了些,但绝对没有害人的心思。

        况且调查他是从三年开始,那时候的枭唯一还不知道在哪儿调皮呢,而且桩桩件件都是事实,这根本不可能是造假的,所以说谎的人是她,而不是枭唯一。

        “我想问一下,是你帮助枭唯一处理了学校的事情?”冷承封换了个方式问她。

        章萍的心里咯噔了一下,“啊,我听说有人找她麻烦,所以就顺带着帮她处理了一下,没什么的?”

        “那我想问问你,是谁找她麻烦?”冷承封语气微挑,已经带着不悦。

        “这……?”章萍看着他回答不出来,因为她知道,现在若她随意编出一个名字来,不出三分钟就会被揭穿。

        “怎么,让你很难回答?”冷承封如同猎鹰一般的眼神扫向对面的章萍,这让本就心里发慌的章萍,差点被服务生的咖啡烫到自己。

        “你怎么回事?”章萍冲着服务生发火。

        服务生微笑着道歉,递上纸巾,“很抱歉是我不小心。”

        “行了行了,你走吧。”此刻的章萍完全受影响,心情形象也就顾不上那么多了。

        服务生点头离开,冷承封也不急着她回答,双腿交叠的向后一靠,手指沿着杯沿不断游走,那冰冷的表情诠释着他此刻的心情。

        章萍深吸口气,抬头看向冷承封,“我实话跟你说了吧,我之前找人调查过你,包括你的一切,但我从未对你的事情做过阻挠,我只是想了解你的一举一动而已。”

        冷承封将咖啡杯推向一旁,虽然用力道,可里面的咖啡却一点一滴都没洒出来,“章萍,你以为你是谁?”

        “难道我关心你爱你也有错么?”

        冷承封起身丢给她一句,“明天起,你不用去部队了,还有,不要用爱我的名义,去做些见不得人的事情,我嫌恶心。”

        见他起身要走,章萍也激动的站了起来,“冷承封你到底对我有什么不满意的?还有,凭什么你说不让我去部队我就不去?”

        “就凭我是冷承封!至于对你那里不满意,应该说我从来就没对你满意过。”说完从钱夹里拿出一百块丢在桌子上,然后转身离开。

        那狂妄霸道的样子让章萍又爱有狠。

        ——*——

        从咖啡厅出来他没回馨园,而是去了章家大宅,拿出枭唯一花钱买来的资料,大步走了进去。

        章萍的父亲章明荣见他来,面容有些惊讶,这还是他第一次来他们家,“你小子今天怎么有时间来?”

        冷承封毫不客气的道,“来跟您算算账。”

        章明荣面容一僵,“跟我算账,你小子什么意思?”

        冷承封也不想多说什么,拿出他的资料放到他的面前,“这是我花二十万买回来的,您看看。”

        “二十万买回来的?”章明荣拿起资料仔细的看了看,这些都是有关他的一切,他要拿回这些还需要花钱?

        “没错,二十万。”冷承封双腿交叠,面容平静的让人看不出任何喜怒之色。

        章明荣放下资料,心里清楚这事儿没那么简单,“说说吧,为什么来跟我要这二十万?”

        “因为你女儿花钱雇人来调查,并且以此来威胁勒索我的未婚妻要二十万,所以您说这账我该不该跟您算?”

        章明荣一听顿时拍着茶几,“冷承封这话可不能乱说,章萍喜欢你没错,可不至于做这么混的事情来,还勒索你的未婚妻,你是不是搞错了?”

        他从未听说他有什么未婚妻,如今突然冒出这么一个人来,让他绝的自己的女儿很低气很可笑。

        冷承封见他动怒,自己不慌不忙的从沙发上站起来,然后抖了下自己的衣服,不紧不慢的道,“是不是真的,你问问便知,账号我会发给你,还有,你女儿章萍最好马上调离现在的部队,不然以后吃苦的可是她。”

        “你小子,敢命令我?”

        “不算是命令,是要求,如果不是因为您,您觉得你的女儿还能完好无损的回到这里,还是说她能颜面无失的不受任何影响?”说完,大步朝着门外走去。

        如果不是顾忌他老领导是他的部下,他不会这么客气。

        看着走出去的冷承封,章明荣脸色黑了个彻底,要说他何时被人这么命令过,说不生气那一定是假的。

        可奈何他就算再生气,再动怒也撼动不了他分毫。

        即便他年轻气盛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即便他在部队的职位不高,可他的能力,他的影响力绝对是他不能随意想动就动的人。

        也正因为如此,整个部队,乃至上面都对他另眼相看,所以他的人只要走出去,就无人敢惹,为什么,因为他冷承封的人轮不到别人教训。

        这就是他,一个不看别人脸色,不管别人死活的冷承封!

  http://www.sgxsw.com/sougou/158/158732/266656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gxsw.com。搜狗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sg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