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t;/>  “方才是谁对朕的若儿,出言不逊的?”虽然是问句,但楚宇晨的眼神却冷冰冰的盯着马贵人。

        马贵人身边的气温,直直下降了好几度,妃子们大气都不敢出,就怕惹恼了正在暴怒边缘的楚宇晨。

        楚宇晨步步朝着跪在地上的马贵人走去,马贵人只觉得呼吸都困难了,忍不住的抖。

        楚宇晨嗜血笑,把抓住马贵人的下巴,“若是朕没记错,就是你吧。”

        若是放在平时,楚宇晨能够这样看自己,马贵人自当开心,可今日不同,马贵人有种预感,即使自己的父亲官职在大,她今日也难逃死,或者生不如死。

        想到这里马贵人,用颤抖的声音说道,“皇…皇上,饶过臣妾吧,是臣妾不懂事顶撞了皇后娘娘。”

        马贵人立刻跪了下来,边磕头,边说道,“臣妾知错,臣妾知道自己罪该万死,还请求皇上饶命。”

        “哼!”楚宇晨冷哼声,说道,“没错,你确实罪该万死,但是我岂会让你怎么容易死去?”

        马贵人听着楚宇晨的话,身子越来越冷,最后瘫痪在地,眼神空洞,她知道自己真的激怒了楚宇晨。

        跪在下面的妃子们暗暗庆幸自己还未出言伤害杨楚若。

        还未等重妃子们感慨完,便听见楚宇晨那魔鬼的声音说道,“来人,将马贵人扔进醉仙楼三个月,告知所有醉仙楼的常客们,随意,只要不玩死就好,你们还要看着她可别让她死在醉仙楼了,若是死了朕诛你们九族。”

        马贵人听见楚宇晨要送自己今日醉仙楼,整个人都傻了,只是喃喃到,“醉仙楼,醉仙楼。”也不怪马贵人会如此惊慌,毕竟醉仙楼可是整个帝都最大的妓院,若是自己进去定然……。

        有个稍微大胆的妃子说道,“那,那若是进入醉仙楼后,马贵人要自行寻死呢。”

        楚宇晨冰冷的眼神射向那奴才,奴才立刻跪下,不敢在言,听到这,马贵人想着,反正自己也活不成了,为何不死了,了百了?说着便向柱子撞去。

        楚宇晨朝边上的侍卫示意了下,马贵人撞在了侍卫的身上并为死成。

        楚宇晨那魔鬼的声音再度传来,“若是你死了,我就抄了你马家的满门,将你家的女丁全部送入醉仙楼。”

        马贵人身子僵了僵,他没想到楚宇晨会如此的狠,这下马贵人连自杀的念头都不敢有了,只是绝望的闭上了眼。

        这时谁也不敢说话,就连呼吸都小心翼翼的以免惹怒了楚宇晨,只听见杨楚若说道,“皇上,你将马贵人放醉仙楼三个月后呢?放了她么?”杨楚若淡淡的说道,不带着丝丝的色彩。

        “饶了她?”楚宇晨嘴角邪魄勾,继而说道,“三个月后,在将他的衣物脱光,挂在城墙上,活活晒死。”

        众人都深吸了口气,脱光衣服挂城墙上,那不是全城的百姓都知道了么?

        楚宇晨似乎还不满意,低头冷冷的看着跪在下面的妃子们说道:“方才除了马贵人可还有人对若儿出言不逊?”楚宇晨没说个字温度就下降好几度

        。

        妃子们齐齐摇头,除了摇头,他们不敢在说些什么,生怕自己也被丢进醉花楼。

        那可是皇上的妃子,皇上竟然如此不顾皇家的颜面,也不顾他自己的颜面…

        楚宇晨嘴角勾,继而问道:“就算你们未对若儿出言不逊,可你们也没敬重朕的若儿,看见她却没行礼,该当何罪?”

        楚宇晨眯着眼眸看着下面瑟瑟抖的妃嫔们,有些胆小的早已经晕了过去。

        “若儿说,我该如何惩罚他们?”楚宇晨拿起杨楚若的手帮着取暖,边柔声的问道,有些胆子稍微大点的妃子,将头抬起来,看着似笑非笑的杨楚若,眼神中全是请求。

        杨楚若嘴角勾,这些妃子她压根不放在心上,也没有必要放在心上,这次回来主要是想对付容晴的。

        淡淡的说道:“这些妃嫔们,都是不知我是谁人。所以才会不敬,并不需怎么责罚,惩罚个马贵人来杀鸡儆猴,警告下便好,不需要如何惩罚。”

        楚宇晨皱眉,说道:“那也太委屈若儿了。”

        下面跪着的妃嫔们,内心是无奈的,这还委屈了杨楚若了么?马贵人只不过是说了句‘皇后娘娘也在妓院待过三四个月。’便要被放在妓院中,还要脱光衣服挂至城墙之上。

        跪在低下的妃嫔们,今日深深的知道了个道理,就算惹怒皇帝也不能惹怒杨楚若,若是惹怒了杨楚若那么便不是砍头那么简单了。

        “皇上,臣妾有些乏了。”杨楚若见此说道。

        楚宇晨微微点了点头说道:“那我便先送你进去歇息,若是你实在不愿住在帝宫,那我便过来与若儿起住在这冷宫中。”

        杨楚若摇了摇头说道,“皇上那么多公务在身,臣妾怎么敢劳烦呢?若是这样,那些大臣们又要说是臣妾的无德了。”

        杨楚若委婉的拒绝了楚宇晨,楚宇晨叹了口气,也不说话,他不说话,并不是因为害怕大臣们会说些什么,只是他尊重杨楚若做的切的决定,他也知道她的性格,若是她不想做的,谁也勉强不了。不管怎么样,自己都会尽切可能的满足杨楚若。

        “那若儿,你住在这冷宫中可照顾好自己,切不可生了风寒啊,朕很快就来陪你。”楚宇晨关心的问道。

        杨楚若微微的点了点头,便先进了去。

        看着杨楚若离去的背影,楚宇晨吩咐道“马公公,帮朕找几个精明能干的丫鬟伺候这若儿,再多送些棉被过来,这风大没再多送些取暖的过来。”

        马公公点了点头,嘿嘿的笑着,:“皇上放心,奴才跟了皇上那么多年,这点事情定然会办好的。”

        楚宇晨点了点头,最后在依依不舍的看了眼杨楚若离去的地方,才离开去往帝宫批阅奏章,只要将奏章批阅完毕,便可来看完杨楚若了。

        看着皇上扬长而去的身影,众位妃嫔还是不敢起身,马公公叹了口气,若是他们当时没有拦住杨楚若,便切都不会生,这只能怪他们自己

        。

        马公公冷声说道:“众位娘娘们先起来吧,地上凉,早些回到自己的寝宫,这几日也少出来转转吧。”说罢马公公也离开了。

        这时大家才敢起身,慌忙的离开。

        透过窗户,看着众人慌忙而逃的背影,杨楚若不禁有些好笑,还有丝丝不明所以的悲凉感,充斥着自己。

        “青儿,今晚你陪我去个地方,我要见个人。”杨楚若眼眸微眯,今日她回宫的事情,容晴定然是知道了,既然他不来寻自己,那么我便去寻她!

        青儿也不问些什么,便点了点头,只要自家娘娘能够开心便好,就算刀山火海他也愿意陪娘娘去,只要娘娘的句话便够了。

        杨楚若笑着看了眼杨楚若,他不喜欢别人问她太多,只要能够陪伴自己便够了,而青儿便是。

        此时马公公带着帮丫鬟们进来了,看着楚宇晨送来的东西,杨楚若未说些什么,只是让他们放下,便好。

        杨楚若问道:“马公公,我已离开皇宫三年,太多事情早已然不知道了,有几个问题想要请教下马公公。”

        马公公笑着点了点头,说道,“皇后娘娘,跟老奴便不必客气了,有何事便将,老奴定然会做到另皇后娘娘满意的。”

        做为皇上的贴身太监,又岂会不知皇上爱杨楚若过了切呢?就算杨楚若要皇帝的性命,马公公都觉得皇上会毫不犹豫的给杨楚若。

        杨楚若淡淡的笑了笑,说道:“马公公如今蓉婕妤是否还住在那兴宜殿?”

        马公公皱了皱眉头,思索道,“蓉婕妤?哦,皇后娘娘讲的是容晴,蓉昭仪吧。他现如今确实还住在兴宜殿。”

        “没错,就是容晴,原来现在他已经是三品昭仪了啊?我还以为她还是从四品婕妤呢,看来是本宫小看她了。”

        马公公笑了笑说道,“即使容晴现已经是三品昭仪那又有什么用呢?皇上心中还是只有皇后娘娘人,三年未变啊。”

        杨楚若听到马公公如此说,眼眸闪了闪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看着有些稍稍入神的杨楚若,马公公恭敬的说道:“皇后娘娘,若是没有其他的事情吩咐,那么老奴先行退下了,皇上那还等着老奴呢。”

        杨楚若回过神来点了点头,说道,“那马公公慢走,青儿代我送送马公公。”

        马公公连忙摆手说道;“岂敢劳烦青儿姑娘?不必送了,还请青儿姑娘好生照顾皇后娘娘便好,若是出了什么闪失,那么我们的脑袋可真的保不住了。”马公公开玩笑的说道。

        杨楚若笑着说道:“马公公还是早些去禀告吧,本宫就不耽误马公公了。”

        马公公点了点头,朝着杨楚若行了礼便离开了。

        “娘娘,那我们等下是要去兴宜殿么?”青儿皱着眉头问道。

        杨楚若点了点头,不言。

  http://www.sgxsw.com/sougou/142/142515/386102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gxsw.com。搜狗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sg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