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狗小说 > 邪帝传人在都市 > 1960 都跑了

1960 都跑了

        正所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

        而这所谓的恶报,便是——孽!

        孽,乃坏事做尽者,方才会产生的恶果,所以身怀恶孽者,将会是连天道都不允许的存在,比将蒙受责罚,日夜反复受之煎熬,霉运缠身,难以苟活。

        很显然,薛仁海就是属于这种存在,并且他身上含有的孽,远非常人能比。

        用一句话来形容,若天道存在着什么量刑的标准,那么现在薛仁海身上所怀之孽,就算是让他死一万次,恐怕也难以赎清。

        罪恶滔天?

        不,罪恶惊天才对,绝对的坏事做尽,并且恶的已经用一般语言无法形容的程度,方才能够达到薛仁海这个程度。

        故,面对这翻滚着的罪孽,不止让全天下所有人大吃一惊,就连苏阳脸色也是变了一下。

        然后,就是一股怒火从苏阳的心中爆发出来,他脸色阴沉的看着薛仁海,喝道:“好啊,先前看你一脸正气凛然的模样,还以为你是多好的人呢,没想到坏到这么罪孽深重的地步。”

        说完,苏阳完全不再留情,一道又一道法诀打在薛仁海身上,并无视其不断发出的痛苦惨叫声,冷冷说道:“来,让全天下人都看看,你为了活着,究竟都干了一些什么。”

        “这是胎孽,你竟然在胎儿刚刚成型的时候,活生生在母体之中炼化,夺其一生命元!”

        “这是亲孽,你竟然连自己的血脉也不放过,以自己的血脉后代为自己续命!”

        “这是杀孽,你竟然每日都要生食一位精壮男子血肉炼成的精华,来保持自身体魄的生机!”

        “好,好,好!为了一己私欲,为了给自己续命,竟然不惜做到如此程度,难怪敢厚着脸皮找我求丹?”

        “我呸,你这样的存在,光是看着就觉得恶心。”

        “哼,在苏某这里,别'是一粒珍贵的道丹,你就是一丁点药渣,也别想得到。”

        “不止于此,你坏事做尽,天怒人怨,今天我说不得要为那些枉死在你执念之下的修士讨一个公道了!”

        “小龙凤,给我炼,一点骨头渣子都不要留下,把他给我从里到外狠狠的洗一洗,让他的孽,给我永远从这个世上消失。”

        烘!

        先天九品道焰级别的火焰,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包裹着薛仁海,熊熊燃烧了起来。

        而这一次不再是先前那般温柔,乃是一种蕴含着前所未有的愤怒之火,不留任何余地的燃烧着,直至把薛仁海彻底焚烧至灰烬,并连灵魂都一丁点都不剩下,方才会善罢甘休。

        “啊!放了我,我再也不敢了,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啊!”

        薛仁海痛苦无比的惨叫着,但是他被苏阳以天地之力困束在原地,连动一下小手指都做不到,只能痛苦不堪的仰天惨叫着,拼命惨叫着,是那么的歇斯底里和绝望痛苦。

        然,薛仁海他死不足惜,一点都不值得怜悯。

        甚至,别说是苏阳了,现在在场的每一位修士,亲眼目睹着这一幕,都没有任何阻止的意图,因为他们也对薛仁海充满了不屑和不耻,这是一个死一万遍都不值得可怜的人。

        而一边命令着小天脑焚烧着薛仁海的罪恶,苏阳一边也没有闲着,开始抬手施展神通,沟通天地,洪亮念叨:“尘归尘,土归土,尔等之怨,由吾化解,还不速速放下执念,速速轮回,否则等吾动手请你们走的时候,就不会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孽,最难拔出和化解,并且对世间的一切充满怨恨,不只是害了制孽者,甚至还有可能在害死一人之后,继续害下一个人。

        故,苏阳绝对不会允许这些孽留下,打入轮回,重新做人,才是正途。

        当然,若是就让这些孽如此轮回,也难免是一个祸害,因为他们带着不甘而去,当轮回之后,再世为人之时,行事会非常偏激,无不大奸大恶。

        因此苏阳才会施法,化去他们心中的怨念,颂度人经,给这些孽一个干干净净的转世轮回之身,让他们一个个都能投一个好胎。

        而苏阳已经做到这一步,若是这些孽还不知好歹,那么就真的只能怪苏阳下手无情。

        不过以苏阳如今的修为,这些孽很显然不敢逗留。

        同时,苏阳一口气把这么深且这么多的孽给成功超度了,凡是亲眼见证这一切的修士,对于苏阳的修为,再次有了一个更加深刻的认知。

        要知道,眼前这些孽就算是十位大德高僧同时超度,甚至十位半步极道前来超度,也很难化解里面所蕴含的恶和冤,甚至可能还会把自己给伤到。

        且不说别的,自这些孽释放出来之后,长生王、长生卫、及战平安、聂凌波二女,都立刻第一时间躲的远远的,不敢让自己沾到任何一丁点孽。

        但是在苏阳面前,这些孽老实的好像小乖乖,随着苏阳一声喝令之后,就立刻化成一个巨大的漩涡,开始飞快的收缩,飞快的减少,直至点滴不剩,被全部化解和度化。

        厉害,如此神通,苏阳的修为究竟达到一个什么程度?

        一时间,越来越多的修士看不透苏阳的深浅,仅仅知道苏阳很厉害,不仅杀半步极道如屠鸡宰狗,就连化解如此庞大数量,难度远远在杀半步极道之上的能力,也是如此的轻松自如,从始至终不见任何一丁点难度。

        极道者?

        难道苏阳真的已经达到了极道者的层次?

        越来越多的疑惑在修士们的心中浮现,有人忧虑,有人振奋,还有许多是激动,千奇百怪,各有复杂。

        良久后,苏龙凤化成的先天九品道焰开始缓缓消散,而薛仁海的惨叫声也随着逐渐一点点减少,直至再也没有一丁点声息为止。

        至此,曾经名动一方的传奇人物薛仁海,留下一句句骂名,彻底成为过去式。

        对此,苏阳说句实话,他其实挺佩服薛仁海的。

        这么重的孽,就算是他苏阳看着也有些心惊肉跳,没想到这老杂毛居然还能够控制住,若非苏阳也不会死。

        不,或许这就是因果,天道把他这一身孽送到苏阳面前,然后由苏阳来化解。

        是这样吗?

        苏阳抬头凝望天道,微微一笑,也不在意,呢喃道:“罢,我受你恩惠,帮你做一些事情也是理所当然的。”

        说完,苏阳重新恢复一脸凛然的样子,怒喝道:“都给我滚,你们这群不知死活的老杂毛们,真要等我把你们给一一揪出来,如法炮制,方才会死心吗?”

        苏阳一声断喝落下,犹如滚滚惊雷,瞬间炸出了一个又一个老迈的身影,细数一下竟然有八人之多,并且每一个全身上下都散发着不正常的死气,形如枯槁,乃理应死去却强行弥留下来的存在。

        只见这八位积年老怪一出现,某些见多识广,熟悉史料的修士,就立刻从他们的行为举止和穿着打扮上面,隐隐约约猜出了他们的身份。

        “隐灵界的九霄灵尊,他不是八千六百年前突然暴毙了吗?”

        “镇山界的不动山王?不是都说他练功走火入魔而亡了吗?”

        “云海界的天武王?我记的传言好似说他把自己给埋了,没想到竟然还活着!”

        “天魔界的大天魔!没错,我记的在一本书中看见过他的肖像,这可是一个狠人,当年可是一己之力力压上一代的玉虚一脉大法王和剑灵一脉大剑圣啊!”

        “快看,那个老太婆不是九心玄女吗?传说她生有玲珑九窍心,美艳天下,拜倒在她裙下之臣比比皆是,现在没想到沦丧成这个模样,真是让人感慨啊!”

        “我在一卷典籍中见过这个老怪,他是当年的忘心界之主,名叫忘心老人,传闻一手无心经,专门控人心神,防不胜防。”

        “还有这一位,我绝对没有看错,圣玉界的玉王,传闻他乃是一块鸿蒙至宝级别的宝玉成了精,得天独厚,天赋异禀,乃当年妖修一脉的领军人物。”

        “我认得那个人,曾在一部典籍中专门看过他的传说,乃玄鬼界的一代鬼王,至今还被人称赞为我们天地太极时代第一鬼修,鬼道法门,变幻莫测。”

        一个又一个如雷贯耳,是为一代传奇的名字,现在都被一一辨认和称唤了出来,均是已经被记载死了,现在却又活着出现的存在。

        这一下,可真把许多修士吓的不轻,多多少少有些难以接受。

        更可怕的还是细思极恐,没想到竟然还有这么多老怪活着,加上先前的三位和薛仁海,现在已知该死却还活着的存在,已经足足有十二人之多。

        天啊,他们对活着的执念究竟有多深,明明已经该死了,却还强行活下来,并为了活下来不知道做过多少丧心病狂的事情。

        而若是活着的积年老怪不只是眼前这些,还有一些积年老怪活着,他们若是跳出来,真不知道当今天下要乱到什么程度。

        还好,还好,这可能算得上是不幸中的万幸吧!

        当今天下还有苏阳,他视这些积年老怪如土鸡瓦狗,只要由他镇压在这里,这些积年老怪就不敢跳出来为非作歹,否则就算是藏到九天之中,十地之下,相信苏阳也能够把他们给硬生生揪出来,就地正法。

        且不说别的,没看到眼前这些积年老怪,看向苏阳的眼神充满了一种难言的恐惧吗?

        这种感觉就好像老鼠见了猫一般,他们心里面肯定非常清楚,苏阳要杀他们,绝对难逃一死。

        不,现在苏阳的眼神已经越来越危险,全身上下弥漫的杀意,给人的感觉就好像一股即将出鞘的宝刀,随时可能斩了过来。

        前车之鉴仍历历在目,吓破了胆的积年老怪们,此刻绝对连一个屁都不敢放,说滚就滚,一个个抬脚一跺,各显神通,眨眼间就跑的一干二净,渣滓都不剩一个。

        “哼!”看到这些积年老怪跑得跑、逃得逃,苏阳轻哼一声,就露出一个十分耐人寻味的邪逸笑容,然后就对这些积年老怪们视而不见,任由他们离去。

        而在看到苏阳露出这么一个邪逸的笑容,熟悉他的人立刻就好似明白了什么。

        不过这时候谁都没有多嘴,苏阳似乎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的打算,身形微微一动,就凭空消失在原地,招呼也不打一个,就回到了丹圣阁之中。

  http://www.sgxsw.com/sougou/0/647/2656911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gxsw.com。搜狗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sg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