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狗小说 > 邪帝传人在都市 > 第六章 黑金户头

第六章 黑金户头

        见到老者上楼,那名副经理立刻起身行礼,意识到自己的语气不对后,连忙改口道:“您请到三楼的贵宾室休息吧。”

        “不用,我就在这里,你去把小林喊来见我,我是来工作的,工作上的事在工作环境下谈比较好。”

        史密斯不苟言笑的说完,径自坐到那名副经理方才的位置上。

        “好的,您请稍等,我这就上楼请林经理下来见您。”

        史密斯是花期银行所属花旗集团的董事之一,亦是花旗集团在亚洲区域的总负责人,这次到上海来他有心突击检查一番,故意把自己抵达上海的时间说迟了三个小时。

        在那名副经理准备上楼时,史密斯信手翻着桌面上的文案,不经意间瞧见了被那名副经理丢在一旁的纸条。

        看清纸条上苏阳亲笔所写的一连串字母与数字的组合,这位花旗集团的高层顿时面色剧变,就连声音都有些颤抖了,“那个谁,你给我回来,告诉我这是谁写的?”

        那名副经理闻言吓了一跳,连忙止步道:“这是刚才一名保安送来的,说是一位在楼下的客户给的。”

        史密斯皱了皱眉头,当即起身道:“带我下去见那位贵客。”

        副经理不敢多问,忙不迭点头道:“好的,您请。”

        楼下的苏阳已是等的有些不耐烦了,心里嘀咕道:“再没人下来接待老子,干脆直接冲进总经理办公室得了。”

        这时,先前那名保安朝苏阳所在处走来,神色不悦道:“小孩,你差点害我丢了份工作,别在这里胡闹了,赶紧走吧。”

        “怎么,你把纸条给人了吗?”

        “给了,说是鬼画符……”保安气呼呼道:“真的别胡闹了,走吧。”

        苏阳闻言不依了,眉头皱起,大声道:“我胡闹?老子当年在华尔街你们总部存钱时,你们董事长可是又鞠躬又赔笑的,跑来这里倒好,居然说我胡闹,你不领我去,我自己去找你们总经理。”

        “小孩,你别让我为难啊,你爸妈在哪,我带你去找他们!”

        这个保安倒是好脾气,已是认定苏阳是某个大富之家的孩子闹着玩的,估计他的父母正在办理业务。

        就在这时,副经理飞也似的从楼上冲了下来,一把拉住保安,满是担心道:“刚才给你纸条的客户在哪?你没有把他赶出去吧?”

        “啊?”

        保安先是愣了愣,有些窘迫的指了指苏阳道:“就是这个小孩给我的,张副经理,你别生气,我这就赶他走。”

        “别!”

        张副经理忙不迭喊道:“你做的很好,接下来这位贵客由我亲自接待,你去忙吧。”

        保安越听越迷糊,不过顶头上司说的话,他自然不敢反对,好奇的看了一眼苏阳离开了。

        “小朋友,你爸爸妈妈呢?是他们给你的那串数字吗?”

        副经理第一眼瞧见苏阳就下意识的认为史密斯口中的“贵客”应是这个小孩的家长,矮着身子尽可能和蔼笑道。

        “那是我的寄存号码。”

        苏阳白了张副经理一眼,没好气道:“既然你认得那串号码,那还等什么,带我去拿我的东西吧。”

        张副经理愣了半晌,刚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史密斯已是快步朝这个方向走来

        1000

        。

        “史密斯先生,那纸上所写是出自这位小朋友之手。”

        见总裁来了,张副经理松了口气,毕竟他什么都不知道,万一说了不该说的,倒霉的必然是他。

        来到花旗银行后,不是被人喊小孩就是被人叫小朋友,苏阳不乐意了,沉着脸道:“谁要是称呼我的时候再用个‘小’字,老子就不客气了。”

        说实在的,就以苏阳如今这样的外形,纵然是装凶扮狠,也可爱的很。

        实在很难让人被吓住,旁边的张副经理差点被苏阳这气势汹汹的一句话给逗笑了。

        但史密斯开口的第一句话顿时让张副经理笑不出来了,更是没来由的冒了一后背的冷汗。

        “尊敬的客人,您说的是,这些底下的员工太不懂事了,回头我一定好好惩戒他们。”

        如果仅仅只是这句话的内容,张副经理还不至于心惊肉跳,毕竟这种场面话当不得真,但史密斯是以他并不怎么流利的中文说出的这番话,就足以让张副经理相信自己可能因为喊了眼前这小孩两声“小朋友”而面临炒鱿鱼的可能。

        上一次史密斯用他那蹩脚中文与人交流,还是在花旗银行上海总部与市长会面时的事了,了解这位花旗银行亚洲区执行总裁的人都知道,只有当遇见能量大到一定程度的中国人时,他才会用这种尊敬的方式与人对话。

        苏阳眯着眼,上下打量了一番史密斯,眉头渐渐舒展开来,点头道:“你应该看懂我那串数字写的是什么了吧。”

        史密斯堆笑道:“本行能够接待像您这样的贵客,是我们的荣幸,请您随我到贵宾室休息,你当年存在我行的东西,一会就能送到您的面前。”

        总算遇见个有些眼力的,苏阳心情稍稍好了些,摆手道:“带路吧,我赶时间,所以尽快。”

        来到贵宾休息室,史密斯亲自为苏\u

        24e6

        9633端上一杯红茶,笑着道:“刚才您已经给了寄存号码,还要麻烦您给出十八位密码,我才好将您寄存的东西拿来。

        苏阳也没多话,口中报出一连串结合了阿拉伯数字、英文字母以及罗马字符的十八位密码。

        一旁姗姗来迟的林总经理飞快的记录下后,在史密斯的示意下离开贵宾室取东西去了。

        建于银行地下八十米的金库中,林总经理先后穿过了现金库房与贵金属储存室,折腾得满头大汗后,方才打开了一扇古老而厚重的机械防盗门。

        整间银行内,知道这个地方存在的也唯有他一人。

        “今天是什么日子,自己这一亩三分地竟然出现了黑金户头的持有者……”

        黑金户头,只存在于花旗银行高速发展初期的至尊客户,因为这个户头所拥有的巨大特权,与开户人必须具备的先决财力,在黑金户头仍未被取消发放的三十五年中,花旗银行散出的黑金户头绝不超过五十个。

        那些黑金户头的拥有人如今大多已经作古,但仍在世的那几个,无一不是跺一跺脚,就能令全球金融界抖三抖的大人物。

        如今林总经理打开的这间隐秘保险库,便是专门为黑金户头拥有者所建的寄存室。

        按照苏阳先前所报出的十八位密码小心输入后,林总经理顺利打开了保险柜,取出一只合金打造而成的金属盒。

        直到这一刻,他才终于相信此刻坐在贵宾室内的那个俊俏小孩,有着他根本无法揣测的可怕背景。

        “黑金户头是无法转到他人名下的,那个小孩才几岁,怎么可能拥有已经取消了七十多年的黑金户头?”

        关于这一点,林总经理想不明白,不过他也没那个向当事人求证的胆量。

        当金属盒被送到苏阳面前时,史密斯知趣的离开了贵宾室,留下苏阳一人在内。

        贵宾室外,林总经理最终还是忍不住好奇,像总裁大人请教道:“那只是个孩子,但黑金户头是无法过户的,而且已经取消了那么多年,这不太可能啊。”

        史密斯对林总经理的态度显然要较之前对待张副经理的态度好了许多,沉默了片刻后道:“你想到的,我也有想到,不过那金属盒是需要当初开户人凭个人指纹开启的,所以,我们什么都不用管,只需要招待好就行了。”

        林总经理点头应了声是,明白了总裁的意思,黑金户头对于他们而言,实在是太过惊人的存在,做好自己本份就是了,甭管那么多。

        几分钟后,苏阳径自推门离去,也懒得同旁人多话。

        等到史密斯与林总经理推门进到贵宾室时,俩人不禁神色骤变,均是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贵宾室的红木圆桌上,一只已经打开的空盒子印入眼帘,此情此景,其中包含的信息实在是太多了。

        苏阳从花旗银行取出的东西一共三样。

        一枚晶莹剔透的玉坠,一把不知是用什么金属铸造的黑色钥匙,以及一只和田玉打造的药瓶,里头装着十多颗药丸子。

        把玉坠、钥匙与药瓶贴身放好,苏阳一路走马观火,从外滩走到了南京西路。

        六十多年与世隔绝,又身处上海这么个国际化的大都市,苏阳对什么都很感兴趣,一路上运转苍穹真气,耳听八方,倒是吸收了不少现代社会的知识。

        其中有不少苏阳完全听不懂的词汇,如“拉轰”、“肿么”、“2b”、“打酱油的”、“no作no死”之类,他也没当回事儿,就是觉着这个时代的人说话都有些神叨叨的。

        “听得心烦,这些在街上晃悠的家伙,都罗嗦的很,说十句也就半句对老子了解这个时代有用的信息,还是回老宅看看先。”

        苏阳口中的“老宅”是位于上海最繁华地段的一幢老洋房,凭着过去的记忆,倒是被他摸对了地方。

        站在喧嚣的大街上,望定那幢自己上一世曾经住了三年之久的老洋房,不少过往回忆闪现脑海,纵然以苏阳玩世不恭的心性,也有些激动起来了。

        “想不到,过了这么多年,这处老宅居然还能完好无损的保存了下来……”

  http://www.sgxsw.com/sougou/0/647/192326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gxsw.com。搜狗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sgxsw.com